Reverse

休眠期

来打赌吧(APH/朝耀)

*黑桃设/短,ooc有
*反派智商低下
*@千翔Avaritia 的点文



  “小心!”身体反应比声音传达的速度更快,亚瑟偏过头堪堪躲过了一枚飞刃。只差那么一点点那把小刀便会刺进亚瑟的脸,或者更下面一点的脆弱的脖子。
  一瞬间的分神就……亚瑟转身看着王耀跑到他身边,惊魂未定的担忧掺杂了些责备浮现在他的脸上。亚瑟正想去拿那把插在了身后的树干上的小刀却被王耀用力攥住了手臂。
  “Queen殿下,我来。”王耀看似礼貌而疏离的请求下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纵使亚瑟对这样的王耀,对用如此疏离的称呼,仿佛他俩只是单纯的从属关系的王耀极为恼火,他还是顺从地垂下了手臂,看着王耀用随身携带的手帕将小刀取了下来,凑近嗅了嗅。
  “剧毒,看来是把殿下您当作靶子了。”
  亚瑟皱了皱眉,一半是因为王耀的用词,另一半是感叹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政权更迭的过渡期,人心未稳,过于年轻的King和Queen自然会引起某些人颠覆政权的欲望。亚瑟知道,巴不得他们上台第一天就倒台的人大有人在。
  随即亚瑟在心里叹了口气,幸好王耀是这个国家几乎永恒不变的存在,没什么人会有伤他的念头。而亚瑟从第一次见到王耀起就没见王耀再长过个,但自己活过的年头怕是还够不上王耀的一个零头。
  王耀既是亚瑟曾经的监护人,又是黑桃国的Jack,现在看来恐怕是后者更为重要一些。
  “大致能确定是谁。”亚瑟嘴角勾起一抹笑,近期他打算清掉一批旧臣,而那个想通过这种小伎俩搞定他的蠢货正好就在那些人之中。
  亚瑟的笑容让王耀有些愣神,那种自信的张扬的气势,是王耀过往忽略的太多还是被他下意识过滤掉了?他沉思了一下抬起头正好对上亚瑟一直没移开的目光。
  “来玩个游戏吗,耀?”亚瑟漫不经心地说道,话里是满满的轻挑,“五个,赌谁干掉的最多,赢的人可以要求输的人做一件事。”
  亚瑟用的是肯定句,他笃定王耀一个好胜心极强的人是不会拒绝这种挑战的。
  果不其然,王耀挑了挑眉答应了。
  “先说好啊,你不准用魔法。”
  “那你也别玩飞檐走壁的一套啊。”
  王耀明显胸有成竹,他转过身准备收拾一下那群倒霉的蠢货之前顺便开了个玩笑:“就算你赢了我也不会再吃你做的司康饼的了,先走一步。”
  这边厢亚瑟可是气得不轻,王耀可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小时候他俩就经常打赌,王耀看他年纪小就让让他,结果亚瑟赢了就端上一盘自制司康饼要他吃。望着炭一般的黑暗外表,王耀不想打击亚瑟还是吃下去了。不过后来王耀看到自己心爱的厨房的惨状还是忍不住教训了亚瑟一顿。
  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被欺负了就会哭鼻子的小鬼了,更不是一个需要王耀保护的Queen。亚瑟眼神暗了暗,稳稳地接住了飞来的小刀露出了一个富有侵略性的笑容。
  小刀被扔向来时的方向,不远处传来一声闷哼。
  一。亚瑟不作停留,朝着感受到的气息的来源走去。

  王耀刚解决掉两个之后突然发现树林里已经静悄悄的。王耀扶着额头,这次亚瑟这么有自信,搞不好亚瑟已经稳操胜劵,他开始担心亚瑟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了。
  “耀!”
  在王耀分神的一刻,亚瑟一个箭步冲到王耀身旁,一手略微对王耀的肩膀施压,另一只手快速抽出王耀腰间的佩剑,绕过王耀的后背凌厉地将悄无声息地出现的小刀挥向一边。
  “剑借我用一下。”急促而低沉的话语在王耀的耳边响起时亚瑟已然拔出了剑。王耀快速反应过来侧身将手上拾获的小刀飞了出去。
  完了。亚瑟定定地看着王耀从自己的手心的禁锢里挣脱,拿回属于自己的剑,王耀对他露出一个胜利者炫耀般的坏笑。
  “我赢了。”
  我赢了。王耀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压下了内心的不真实感,刚才亚瑟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阴沉的幽绿色双眼,呼吸洒在他耳边温热的触感以及按在肩膀上不容置疑的力度。
  王耀移开目光,仿佛输了的那个人是王耀而不是亚瑟。
  “悉听尊便,My Jack。”
   亚瑟将最后两个音节咬得有点重,捕捉到王耀鬓发遮掩下耳垂隐隐约约的粉红,这次打赌或许输得不亏。

fin.

并没有写出非常帅气的打戏,是我蠢抱歉……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放假以来颓了一段时间今天痛定思痛回来做人了。
似乎只有英sir一个人在不断地刷英俊度呢……不过sir真心帅啊(舔头像)。
剩下的点文会按点文的时间顺序来写,我真的非常不擅长把东西写长……

评论(1)
热度(29)
  1. 千翔AvaritiaReverse 转载了此文字
    噢噢噢噢谢谢太太!!!猴吃猴次!(¯﹃¯)耍帅什么的最棒了!!★

© Reve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