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se

休眠期

  暗红色的血块粘连在残垣断壁上,黑暗里的小巷了无人烟。发冷的尸体静静地躺在血泊里,维持着扭曲的表情等待着被清晨的光线发现,然而却再也不能睁开眼睛见到光明。

  永远这个词飘渺不定,没人知道永远截止在哪,或者是下一秒,又或许是现在,死亡总是比永远快一步。

  红发男子快步向尸体走近,连烟味都覆盖不住的是他的焦急,快要将现在保持的微妙沉默撕碎。下一刻大概就是风暴席卷而来。他在那个熟悉的面孔前站定,又把烟掐了,蹲下来看着那张被晚上阴冷的风吹得铁青的脸。已经没有了气息,嘴角的血渍也已经干涸成暗色。他突然觉得有些可怕,在死亡那瞬维持的表情,虽然已经扭曲,但依稀辨认出的信息是”笑“,没有惊讶没有恐惧。

  用血迹在墙壁上写下的数字5,分明是一种挑衅,经历过相似事件的宗像清楚若是这次不好好处理,很有可能会让整件事变得四分五裂。本来细小的裂缝只需一根针就能挑破,本来就扑朔迷离的案件更有可能变成无解之谜——这只是他的推测,对于那些错综复杂而荒唐的”证据“。

  还有两个。他想,说不好剩下两人之一便是自己。宗像看着周防向他走近,心里升腾上来的另一个想法又被他悄然拍散。快要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用力抓住对方的手臂,这不是威胁,而是他能做的唯一一个警告。

  ”周防,不要轻举妄动。“

  他想他应该尽快找出这位连续杀了五人之多的狂徒,在周防有所行动之前。

  

评论
热度(2)

© Reve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