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se

休眠期

War/Life(APH/露中)

*ooc有
*士兵×战地记者,短,散
*标题不靠谱

  电子屏幕上的伊万随手抹了抹汗,满是沙尘的衣服立马湿了一块,北方人偏白的脸庞留下了一片黑印。“咔嚓”一声被王耀记录下来,伊万听到声响转过脸来看王耀,不惊不忙神色淡然。

  “小耀你又偷拍万尼亚。”说话的人一脸无辜地眨巴他那双紫色的大眼睛。

  幸好王耀已经习惯这个大个子有意无意的卖萌,他才不会在吃过亏之后还不知道警醒。他好生伺候着他的宝贝相机,朝伊万挥挥手示意他过来。

  伊万见王耀不为所动便乖乖地在王耀旁边找了个空地坐下。他知道王耀要说些什么,所以他一直等着王耀开口。

  一年前他第一次见到王耀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个子时,半是好心半是蔑视地嘲讽了一句:“像你这样的小孩子不会是偷跑出来没告诉爸妈吧?”

  然后伊万就遭到了这个被他称为小孩子实际还比他大两岁的人的反击,伊万的手被王耀折了。

  王耀皮笑肉不笑地拎着伊万耷拉下来的手对这个不知好歹的大个子说:“我看没脱离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范围的人是你吧,小伙子。”

  典型的不打不相识。王耀是电视台派来的战地记者,伊万则是已经在这里服役了四年的士兵。王耀说完也还顾着伊万是个保家卫国的军人又把骨头给接了回去,不过那恐怖的咔哒声到底有多疼也只有伊万本人知道了。

  紫得过分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耀,伊万从头到尾没吭声,看着王耀松散的鬓发在侧脸上投下的阴影。王耀把胳膊接回去的之后扭头刚想对伊万来两句叮嘱,对上那两块紫罗兰色的宝石有点懵。

  王耀生平最大弱点就是对可爱的东西毫无抵抗力。伊万那张怎么晒都变不了非洲人的白皙的脸配上白金色的利落短发,看上去更像一头该在北极圈里安分呆着的熊,而不是跑来这大荒漠警备着无时不在的敌人。

  于是王耀使劲捏了这头熊的脸,反正他都把脸伸过来不捏白不捏!伊万眨巴眨巴眼睛半弯了腰认命让王耀捏个够本。路过的阿尔弗雷德简直要被这么温馨的景象吓得心脏病发。

  这搭讪方式听起来可真够诡异的,当晚伊万就溜进了记者的营地把王耀捞了出来。伊万是个标准的斯拉夫汉子,且不论这族汉子都有什么高尚品质,起码伊万是一个认定目标了就勇往直前的好小伙。所以当他对王耀的评价从有点意思变成相当有趣的时候他已经把王耀当成了靠谱的好友。

  除了炮弹和虎视眈眈的人类就什么都没有的沙漠里,寂寞是最恐怖的事情,而拥有一个异国朋友似乎有助于缓解这样的麻木。

  揣着酒瓶子跟王耀在破破烂烂的泥瓦顶看夜晚的星空。即使白天战火纷飞,夜晚周围的一切都像是睡着了静谧得不真实。那时候伊万和王耀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站我面前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个小姑娘,心想这年头再丧心病狂也不能派个女人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找死啊。”

  王耀差点就想把伊万的另一条胳膊也给卸了,他强咽下嘴里的烈性酒最终还是忍住了冲动。

  “你胳膊疼不?”

  “比起子弹,你那下就是在挠痒痒。”伊万笑了,没心没肺的。

  王耀见他这样也笑了,战斗种族的外号看来也不是吹的。

  “要不我再给你挠一下?”

  “那还是谢谢你的好意了。”

  伊万服役的第四个年头开始,他遇到了王耀,王耀从卸了伊万的胳膊那天开始了他为期一年的战地记录生活。

  不得不说王耀比伊万想象得更有手段,尽管伊万在军中是个无人敢惹的角色,那也是因为伊万八百里冰封的气场和强悍的实力。王耀拉拢人心的方法却是温和的入侵。他需要记录军营的日常就必须和士兵们打好关系。

  这是件困难的事情,士兵有自己的小圈子,他们对陌生人的防备来源于多年经验积累的警觉和不信任。

  伊万倒是相当直爽地接受了王耀的存在。一半是信任自己的实力,二是对王耀有所期待。他问王耀需不需要帮助,王耀沉思了一下问他能不能偶尔让他去炊事 班那边下个厨。伊万一听这么简单便点头如捣蒜,答应了他。

  不出半个月全营的官兵都被王耀化腐朽为神奇的厨艺征服了。

  喂了伊万一块抹了辣酱的饼堵住熊口,王耀拎起相机终于能正式开始自己的工作。那天王耀要跟一个小队到附近的小村子里巡逻。

  伊万啃了一口饼要王耀小心点,他还是有点担心王耀的心理承受能力。王耀摸摸他的头告诉他好歹自己也是当过兵几年的没那么弱让伊万等着他回来。

  结果晚上灰头土脸地回来了,相机还护得紧紧的。伊万拍拍王耀的肩安慰他。

  “你会习惯的。”话音刚落王耀就扯住了伊万的围巾,伊万没法走只好转身问王耀怎么了。

  王耀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亮得吓人,他的手在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后悔。

  伊万咕哝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话语把手搭在了王耀肩头,轻轻地顺着拍了两下。

  “伊万,你能帮我个忙吗?”

  “好。”

  结果所谓的帮忙就是剪头发。王耀散下头发,发梢有一部分因为烧焦而参差不齐。伊万问他要剪多短,王耀说有多短就剪多短吧这地方洗头发实在麻烦。

  窸窣一阵,两人坐在破房顶上都没说话。末了还是王耀把话头有挑了起来。

  “我今天遭到了袭击。”王耀这话说得艰难,声音低得仿佛只是错觉。

  伊万哼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手上的动作倒是没停。

  “不是那些敌方的士兵,而是一个小女孩。”

  “伊万,你应该见过吧,那些眼神麻木的瘦弱小孩。”

  单薄的衣服上绑着沉重的土制炸弹,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引爆了炸弹。火光引燃车辆的那一刻王耀颤抖着按下了快门,这是他的职责。可这一刻小女孩的身躯淹没在火与烟中,他是惊惶的。

  “你需要习惯。”伊万还在捣鼓王耀的头发,王耀便突然转过身来,剪刀划过鬓发,剪下了一小撮,有些违和。

  “我习惯不了,伊万,”王耀几乎是吼出来的,他的声音是颤抖的,“那个时候我冷静得可怕,可我再也不敢翻出那些照片来看。”

  “出发之前我想过战争会有多么残酷,但你说得对,亲眼所见比想象更为残忍。”

  “可是我还要在这里呆一年,我不能麻木,总有什么是我能做的,不仅限于记录。”

  剪短了头发的王耀看起来利落了许多,他是坚定的。此刻他直视伊万,金色的双眼里藏着跃动的火舌。

  伊万看得一清二楚。

  后来王耀不仅兼任了他们营的掌勺人,缺人的时候还帮忙给伤员做了几个小手术。

  最危险的时候王耀拿着枪和伊万躲在摇摇欲坠的天花板下,把相机硬塞给伊万自己拖着一条伤腿奄奄一息。伊万也是倔得不行硬是连拖带拽把人弄回了安全的地方。

  伊万唯一一次对王耀发火就是取出王耀腿里嵌着的子弹,王耀还死撑着不要浪费补给药品在他一个没用的记者身上。伊万听到这话恨不得立马把人给敲晕了耳不听为净。

  “我就想不明白了王耀你至于吗!”

  “别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吼完了两人算是呆了,这话明晃晃的意思还能听错吗。王耀半是不好意思半是被逗笑了咧开个虚弱的笑容,看得伊万继续数落也不是圆话也不是。王耀拉过伊万的围巾把人往跟前一拽,仰起脸在伊万的嘴唇上留下个蜻蜓点水的吻。

  “剩下的事情等我醒了你再念叨吧。”不出意料地睡了过去。

  伊万瞅着王耀放松下来的睡脸心里五味杂陈。

  后来发展成恋人关系也就是顺其自然,仗还是一样地打,破房顶还在,星星也还在。

  王耀曾经问伊万为什么大热天还要捂着那么长的围巾,伊万说自己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当初参军是瞒着她们的。

  王耀笑说那伊万你回去肯定要被她们揍一顿。

  伊万那边没了声,王耀还以为他睡着了也没多问,靠着伊万的肩膀。夜风凉薄,星星虽亮,可是一点都不暖和。

  “能回去就好了。”轻得如同叹息,飘散在空气里。

 

“所以说,我今天就要走了,不说些什么?”
  伊万想了一下扯下了身上的围巾,一圈一圈地围到了王耀的脖子上。那围巾长得都快把王耀的脸都埋进去了,就剩下一双眼睛疑惑地盯着伊万。
  伊万满意地整理了下围巾边上的褶皱:“这是我最喜欢的围巾,暂时就寄存在你这了。”
  “你姐姐要是知道你弄丢了围巾会不会赶过来揍你?”
  没了围巾的熊无奈地笑笑:“或许。”
  “所以,不要弄丢了,我会来拿的。”
  “好。”

fin

太散了,随心所欲地把想到的情节都写了下来,不太连贯。其实写成中篇会好些,就当是一些段子的集合吧。军营生活没做考据,当架空看吧。伊万最后有没有回去……看你们怎么想了。

评论(9)
热度(18)

© Reve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