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se

休眠期

勇者与龙(APH/冷战)

*ooc有/内容如标题
 *温馨啰嗦清水向
 * @不说话的方糖君   的点文



  放眼望去高大的树木伸展着枝条,绿油油的叶片严丝密缝地掩盖了每一缕阳光,五花八门的菌类在树根处,草丛边撑着斑斓的伞,绮丽的色彩是像毒药的糖衣。阿尔弗踩碎了些干枯的落叶和枝条,咔嚓咔嚓的响声在这幽深的树林里有些渗人。

  阿尔弗在这片林子里已经走了两天,起初他按着地图的指示走得还算顺利。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在树干上做了标记。阿尔弗心想已经万无一失,可不幸的是他还是迷路了,连当初做的标记都找不到了。这见鬼的林子!他咒骂了一句,继续往前走,他需要找到一个可供落脚的地方,再这样消耗下去,他必死无疑。

  幸运女神还是相当眷顾阿尔弗的。阿尔弗找到了一个相当深的山洞,他不打算进去探险,手里半湿不干的树枝就够他烦恼的了。幸好山洞的环境比较干燥,他用火柴点燃了背包里那本沉甸甸的《屠龙手册》,尽管阿尔弗非常喜爱这本书,但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还是小命要紧。

  而且这本书也派不上什么用场,阿尔弗看着墨色的铅字在橙红色的火焰里逐渐消失,木柴却没有一星半点被引燃的征兆。望了一眼昏黑的森林,他都不确认自己能否活着出去。

  禁不住叹了口气。阿尔弗本是来寻找传说中的龙,在他生活的那片大陆上流传着许多关于龙的传说,每一个孩子都曾经从大人的口中或绘着栩栩如生的图片的故事书里听到或看到过。每年国王都会征召勇士到与北方极寒之地和温暖的南方大陆的边界森林里屠龙,只要有人能带着龙的鳞片回来交给国王,那么这个勇士就能获得终生的荣誉和财富。

  听起来令人心动,每年都有大批的人涌入这片森林,却没人能够回来,真够恐怖的。阿尔弗反而被激起了好奇心,他带上珍藏的《屠龙手册》,去镇上的王师傅武器店里打造了一把屠龙宝刀,王师傅深知阿尔弗去意已决,把刀交给他的时候只是无奈地拍拍这个小伙子的肩膀。平时的口头禅“年轻人踏实干活,别老想着搞个大新闻”都没说,干脆地放他走了。

  阿尔弗全名阿尔弗雷德·F·琼斯,有一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性格和存在感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哥哥,还有个只在味觉上有共同点的表哥。表哥亚瑟·柯克兰是镇上有名的大家族的独子,柯克兰家族的魔法在这片大陆上享有盛名。
   尽管柯克兰家人相当少在他人面前使用魔法,但表弟可不能算他人对吧?阿尔弗是在亚瑟的魔法熏陶下长大的,习惯了自家表哥时不时的自言自语,莫名其妙被移动的各种物品(包括本人亲手制作的司康饼,阿尔弗纵然是个味痴也觉得那块黑炭样的东西难以下咽)。亚瑟虽然整天神神叨叨的,但在关键时刻却是最靠谱和正经的。阿尔弗已经后悔当初没把他表哥绑来了说不定亚瑟还会个传送术什么的。

  阿尔弗虽然和亚瑟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一点魔力都没有,反倒长了一身怪力。每次到亚瑟家串门亚瑟都得换门板,连王师傅特制的高强度防弹门板都被阿尔弗一手掰开。阿尔弗掰开门之后就看到自家表哥像童话里的巫女一样穿着黑色斗篷捣鼓着颜色诡异的药水,手上还拿着本只有本人看得懂的魔法书。这样的场景已经司空见惯了,阿尔弗也不吃惊,直接说明了来意。

  “亚蒂,hero我想去北边的森林屠龙!”元气满满地喊了一句。

  亚瑟一惊,手一抖书差点就掉到了那锅药水里。他放下水,确认锅里的药水暂时不会出意外后盖上盖子就把阿尔弗往院子里赶。关上门,站在门前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一点的大男孩,青涩的稚气未消,眼睛因为背光而显得明亮,蓝湛湛的眼眸似乎在告诉亚瑟阿尔弗本性如此,他不会在平和的小镇上安然自乐,他向往追逐和拼搏。

  这一次,阿尔弗没有在开玩笑。这也是为什么阿尔弗会来寻求亚瑟的意见。

  亚瑟本是不必要知道这件事的,看这个大男孩既憧憬又不安的样子,怕是还没告诉家人自己去意已决。

  沉默的时间有点长,阿尔弗不习惯安静的环境 ,相反,热闹的地方要好玩得多。决定去那片森林是个意外,但他绝不是一时冲动。没告诉血浓于水的亲哥哥,他一方面是在逃避,一方面也不希望马修为他担忧。
   阿尔弗似乎听到一声叹息,或许又只是风声罢了。亚瑟在踟蹰不定,阿尔弗从小就没少给他添麻烦,一顿不打就上房揭瓦,每天吵着要吃憨八嘎,亚瑟恨不得用魔法封了阿尔弗的嘴好让他消停一下。
   可是他们始终是亲人,所以亚瑟没那么做。同样的他也不希望阿尔弗真的跑到那片鬼林子里冒险,但他还是答应给阿尔弗一些帮助。
   “先说好,我就给你一周的时间,一周之后你还不回来就算是我也没法瞒下去了,”亚瑟叮嘱他,“你回来的时候就等着马修修理你吧!”
   知道阿尔弗要去屠龙的还有亚瑟的邻居兼甜点店店长弗朗西斯。弗朗帮他准备了多于一周的干粮,说是以防万一。
   “小阿尔,别信小亚瑟那些古怪的书上写的东西啊,”弗朗一脸鄙夷,“要是有龙,哪轮得到你去屠,小亚瑟还不乐开了花想方设法抓来当宠物玩?”
   弗朗这话其实也就是劝他放弃,亚瑟是这一代里魔力最强的,他都没出手。一个除了一身怪力和肥肉的普通人能有什么好结果吗?可是阿尔弗就是横了这条心也要去,弗朗也就识相地没说什么了。
   躲在弗朗店里听完了全程的马修对自己的存在感感慨良多,自家弟弟的性格自己也不是不知道,祈求他能平安归来吧。无论如何下次阿尔弗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给这个不听话的弟弟送上一双熊猫眼。

  阿尔弗这个直肠子哪里会想那么多,他不为名利地位,就是一个趁年轻就横冲直撞的笨蛋。柴火还没点着,书已经烧了一半了。今天生好火希望相当渺茫啊。就在阿尔弗运用他为数不多的知识想解决眼下困境的时候,山洞深处传来一声低吼,不属于人类的。野兽特有的奇特低沉的呼气声在山洞里回荡。随后是脚步声,混合了石块破碎的声响。
   山洞显然没有多深,阿尔弗在大概三分钟后见到了声音的制造者——一头眼睛像切割完美的紫水晶的白龙,身上的皮肤因为长期与尘土作伴显得有些发黄,但并不折损这头龙的魅力。
   这是一头漂亮的龙。阿尔弗想他居然阴差阳错地找到了龙,他开始后悔把那本《屠龙手册》烧了。阿尔弗只能抄起王耀给他的屠龙宝刀对着那头龙。
   紫色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异,它突兀地收敛了自己释放的危险气场,目光聚集在那把剑上。金发的小伙子正拿着剑,剑身微微颤抖,他看起来并不熟练。
   “你认识王耀吗?”白龙盯着那把剑,它确认是出自王耀之手。
   白龙的声音意外的并不低沉,反而像小孩子一样纯真,阿尔弗觉得那声调冷冷的,形象和声音造成的巨大反差违和感冲击着他的接受能力。而且,这头龙认识王耀!
   “你认识王耀?”
   白龙点了点头。好吧看来屠龙手册也用不着了,阿尔弗想这头龙好歹算是认识他朋友,他俩不至于剑拔弩张到灭了彼此。
   阿尔弗放下剑,转而去担心那堆柴火能不能点着。招呼白龙坐到对面,他想他俩需要好好谈谈。
   白龙没领情反而叫他离远点,阿尔弗正想说它不知好歹,这句话便在白龙喷出的火舌里灰飞烟灭,剩下的只有一个睁大眼睛,满脸崇拜的阿尔弗雷德。
   “So cooooool!!!”阿尔弗瞬间对这头龙充满了敬意,他已经脑补了不下一万字的白龙冒险记。
   面对阿尔弗的称赞白龙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眼睛下方浮现了两片浅浅的粉红,在昏黄的火光里谁也没有发现。
   阿尔弗与白龙面对着火堆席地而坐,多亏了这头巨大的点火器,树枝烧得足够旺,他可以把包里顺手带上的棉花糖烤来吃。
   白龙不说话就眨巴着眼睛看阿尔弗把棉花糖串到细木条上烤,阿尔弗自然不是专业的冒险者,得亏力气大,带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都不嫌重。阿尔弗注意到白龙似乎对烤棉花糖特别有兴趣,他个自来熟便把白龙当了朋友把串子往它爪子一塞,又串了一串。香甜的棉花糖气息里一龙一人的气氛比刚见面缓和了不少,白龙决定开始他们应该讨论的正题。
   “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你呢?”
   北方极寒之地特有的姓氏,一头龙居然拥有人类的姓名,这可有点奇怪。
   “阿尔弗雷德·F·琼斯,王耀的朋友,来这冒险迷路了。”
   “迷路?你可真蠢。”
   “hero我才不蠢!倒是你,怎么会认识王耀,”阿尔弗忍不住呛声,“王耀可没和我说过他认识一头龙。”
   “……”伊万意外地没有呛回来,阿尔弗觉得他有点难过。
   “我本来是个人类。”

  跟在伊万后面,阿尔一手高举燃烧着的枝条一边东张西望,左顾右盼,洞穴里出乎意料的没有什么出奇的东西,伊万走在前头一边跟阿尔弗说着自己的遭遇。
   他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父亲是本地的武器商人,经常会四处奔波与人商谈生意上的问题,或者为了一样稀有的材料东奔西走。他家跟王耀有生意上的往来,两人的父母也有交情。南北方大陆边界除了那片林子也有供商人来往专门开辟的安全道路,王耀自然也是从那条路到达北方的。
   阿尔弗想起王耀偶尔会和从北方来的客人谈话,那个时候王耀总是表现得有些伤心,谈话的氛围很僵硬。或许这和伊万有关。
   伊万和王耀年纪相仿,玩到一块儿很自然。王耀提到他们边界的森林时伊万表现出了相当大的兴趣。
   进入这片森林是三年前,伊万记得自己给王耀写了封信要去南方温暖和平的小镇做客。同时,他要去冒险,从出发点来说,伊万和阿尔弗是相同的。
   幸运女神显然也不太喜欢伊万,伊万也是迷路碰巧走进了这个洞穴。他的胆量比阿尔弗要好,毕竟是战斗民族。不一会儿就走到了洞穴最深处。
   “就是这里。”伊万爪子指指那面很有历史感的墙,阿尔弗想走近一些却被伊万一爪子拽了回来。
   刚想喊疼的阿尔弗被伊万警告的眼神吓得缩了回来,也没管被撕下一块的外套。
   龙的皮肤很粗糙,但同样是温暖的,伊万拉着阿尔弗的胳膊还尽量不让尖锐的指甲伤到他。
   他当时也是这样怀揣着好奇抹去了墙上虚掩的泥土,露出了下面的文字。每一个字母他都是认识的,但是组合起来他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
   伊万不是什么密码学家,他很快把注意力放在洞穴的光源上,从洞穴里可以看到天空,已经是夜晚了,伊万决定在洞穴里歇脚。
   然而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变成了一条龙,背后的翅膀被地面硌得生疼而难受。
   见鬼了。伊万下意识扇动了翅膀,很好他有了飞行的技能,披在身上的大衣和围巾还在,但现在他不需要了。虽然自己变成另一个物种这种事荒谬又难以接受。伊万再去看墙壁,密码消失了,他看到了可以解读的话语。
   “你需要一个特殊的人。”
   放屁!伊万当场翻了个白眼对着墙吐了口口水,结果吐出来的是火。火对这堵墙也没有什么用处,那句不明所以的话语伊万选择去遗忘。
   好歹他也知道一个事实——剩下的日子他只能作为龙活下去。伊万还不想死,所以他必须得想方设法活下去。
   他开始记录日期,开始了解这具躯体。比如每天他只能喷一次火,比如他会有半年的冬眠期(这是他在另一面墙壁上找到的说明)。他也曾经和来屠龙的勇士相遇,但那往往意味着一场不愉快的搏斗,久而久之,伊万也学会了尽量避开人类,消耗不必要的体力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于是三年后的现在,他刚从他的冬眠期醒来,听到洞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在无视和去查看情况中二选一,他最终选择了后者——他只是期待着能有奇迹会发生。尽管在他成为龙之前,他从未相信过这个词语。
   或许他的确在等来了他的奇迹。这个误闯洞穴的大男孩,带着南方特有的青草香,不同于北方人浅金的发色, 阿尔弗的发色仿佛蜜糖,让人忍不住凑上去嗅一嗅是否如想象般浓稠地甜腻,那双眼睛如倒映了天空的幽深湖泊般纯净。他得说,他喜欢阿尔弗这副皮相,象征着他向往的南方大陆的一切美好。
   现在他们的目的相同,伊万想,他们现在是伙伴了。阿尔弗听了伊万的叙述,泪点诡异的他禁不住差点落泪,当然不是梨花带雨。他眼角含泪大力握住伊万的爪子,特别真诚地看着伊万。
   “伊万,hero一定会帮你的,”他抹掉夸张的泪水俏皮地眨了眨眼,附带奇怪的敬礼动作,“携老扶弱是hero的职责!”
   这个卖萌显然很有用,那双蓝眼睛不带一丝杂质,纯粹的东西总是那么地吸引人……但那些话,伊万已经开始怀疑阿尔弗的情商低迷程度了。
   
   而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伊万开始发现自己和阿尔弗严重不对盘,他们为了夜间出行或者日间出行吵了起来,吵的时候还发现他们一个吃豆腐脑放盐一个加糖,简直不可协调。
   伊万在僵持期间偷瞄了几眼阿尔弗,正好和阿尔弗瞥过来的瞬间对上。一龙一人默然,终归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谁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他们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和解了。
   事情还是有商量和妥协的余地的,伊万的体力只能支撑他每天飞一个小时,而一个小时无法让他飞出森林,假若他带上阿尔弗,最多只能撑半个小时就会双双坠亡。他俩一致决定伊万的飞行能力用于指路。
   “伊万,我表哥他会魔法,我觉得他能帮到你的。”阿尔弗信誓旦旦地说。
   伊万本来不抱多大希望了,这次出行也势必会引来不少冲着龙鳞来的人,他自己树大招风。但阿尔弗就是这一点令人苦恼又觉得可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但愿如此。”他抬头看看星星,有颗星星飞快地溜走了,他不相信许愿,可他有点后悔没许愿。

  出行的气氛简直像春游,阿尔弗一直笑伊万奇怪的走路姿势,有时候甚至会把他喊停就因为笑得走不动了。这种时候伊万折了半根带着叶子的粗树枝就要揍他,不用火他也是打架的一把好手,阿尔弗就使劲躲。
   晚上生火的时候阿尔弗还是怎么弄也弄不着木柴,伊万照旧笑他蠢得没救,说着就要帮他点。阿尔弗特别认真地拦着他说你别,万一遇到危险你没火怎么办。说完又默默去和柴火较劲。伊万也不争了,跑到附近摘一些可食用的菌类,从小就野惯了生存知识也算丰富。
   他们每天都是吵闹着前进,上蹿下跳倒也没有真的打起来。越接近出口,人的气息就越浓烈,当年伊万一头龙闯不出去,现在多了一个人,也不知是福是祸。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大批带着武器的南方人追赶着他们,他们一边逃还要一边注意不被乱箭射伤。伊万让阿尔弗跑在前头,自己张着翅膀在后面护着阿尔弗。他想让阿尔弗先走,阿尔弗死活就是不肯,他的英雄主义又挤爆他的脑袋了。伊万转头喷了一次火,他不确定伤了多少人,他的背部中了箭,火辣辣地疼,奔跑时森林呼来阴森森的风很凉,但阿尔弗死命捏着他爪子的手却是滚烫的。
   他们逃到了比较开阔的地带,离南方小镇不远,这也代表着他们会遇到更多的人。而且,伊万受伤了。
   这头龙喘着粗气,紫水晶般的瞳孔掺杂了浑浊的迷雾。阿尔弗帮他把箭拔出来的时候龙发出了一声沉重的低喘,他始终没有喊出声。阿尔弗有亚瑟制作的药水,他不清楚效果如何,但他们需要尝试。伊万的围巾也派上了用场。
   伊万问他要不要自己的鳞片,听说还挺值钱的。阿尔弗笑不出来,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在他眼中鲜明得可怕。白色的围巾染上了红色。
   “我讨厌你,伊万。”阿尔弗这话说得艰难,本来他想说得咄咄逼人,但看着眼前的白龙围着围巾的滑稽样子,他连笑的心情都没有。
   “阿尔弗雷德,我也不喜欢你啊。”伊万的背还在疼,那不算多大事,他现在一秒钟都不敢闭上,就怕闭上的一秒就是他俩的死期。决定逃出来的时候伊万已经不在乎自己能不能活着了,但他不想牵连身边的这个笨蛋。他应该回去,回到那个欢乐喧闹的小镇,继续他携老扶弱的英雄生活。而不是在荒郊野外,和一头认识不到一个月的龙死在一起。
   阿尔弗雷德令他生厌,不肯听从他的建议甚至是命令。伊万已经不止一次想用自己尖锐的指甲捅穿阿尔弗的心脏,但面对阿尔弗那张摆明了写着“有本事就来啊,我们打一架”的脸孔,他下不去爪子。
   药物似乎有副作用,伊万感觉自己很困,耷拉着脑袋,他想睡着了。阿尔弗可不能让他睡着,被找着只是时间问题,他双手托起那颗龙头,头颅主人半睁着眼睛无精打采的。他拍拍那张脸,拍得伊万的嘴都在颤抖。
   什么叫作死?用粗暴的方法打扰一个疲倦的人就叫作大死。伊万不打算忍了,一爪子拽住阿尔弗的手臂往前拉,于是他们顺利地成就了一个阴差阳错蜻蜓点水的吻。
   阿尔弗想了一句龙的嘴唇真粗糙,接下来他大脑就空白一片了。你想象一下,一头龙在你面前散发出金色的耀眼光芒,阿尔弗简直要被闪瞎眼。而更瞎眼的是光芒消失后,一个一米八的童颜大个子一丝不挂(严谨地说胸部还围着围巾)站在他面前。
   阿尔弗把顺手带上的伊万的大衣扔给这个男人,捂着眼不去看他。伊万去哪了?阿尔弗慌乱地想着不敢直视这个高个子男人。
   男人用熟悉的声音喊他的名字:“阿尔弗雷德。”
   ——没错这的确是伊万,诅咒就这样神奇地被解开了。
   神奇个鬼啊!这是美女与野兽吗?阿尔弗被迫和伊万对视——事实上阿尔弗需要仰视伊万,身高的悲剧。
   他们靠得足够近,阿尔弗甚至能看清伊万脸上的毛孔。伊万笑眯眯地凑近他,属于人类柔软的唇在下一刻便贴了上来,阿尔弗除了伊万长得还不错之外失去了别的任何的想法。

  最后他们是一边打架一边走回小镇的,小镇还是一如既往地既安宁又不失人气。镇头武器店的老板王耀和来喝下午茶的亚瑟最先看到他们,亚瑟显然有点懵,王耀比较淡定,拍拍亚瑟肩膀让他把弗朗和马修喊来,王耀想过几天又是伊万的姐妹拜访的时间了。
   两个人身上都挂了彩,但伊万除了些皮外伤,背部还有个大伤口。
   马修很快就会赶过来,到时候阿尔弗就会被打成熊猫。
   亚瑟会拿着司康饼过来,在那之前王耀把两人领进屋处理伤口。
   而王耀将会是第一个听到两个小伙子讲述的惊险大新闻的人。

fin
   

某人记得你的双更哦^L^★~

评论(3)
热度(11)

© Reve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