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se

休眠期

梦道

  桌子上木制相框里的照片依然鲜亮如新,照片定格的笑容明媚得如同夏日的阳光。有多久没有见过他们如此灿烂的笑容了呢?黑子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那段回忆,至今还珍藏在心底。

  万里无云的天空纯净而蔚蓝,温度正好,不冷也不热,晴朗舒适的好日子。夏天的太阳总是落得很晚,即使已经是放学时分,天空也没有泛橙的迹象。走在帝光的树荫小道上,黄濑正拿着一张不知道从哪来的宣传单饶有兴趣地看着。

  青峰凑过来,问:“黄濑你看什么呢,看着这么入迷。”

  “短篇小说大赛的宣传单哟,因为觉得很适合小黑子所以拿了一张想问下小黑子有没有兴趣参加。”黄濑走到黑子身旁,把那张宣传单递给了黑子。

  “怎么看哲也不像会去参加比赛的人啊。”青峰这么感叹着咬了一口手中的冰棒。

  黑子拿过宣传单,合上手中的书,扫了两眼宣传单,说:“好像还蛮有趣的,虽然我国文还可以但是我不是很擅长想故事。”黑子露出了有点犯难的表情。

  “小黑仔你要参加比赛吗,写一个美食大全吧我会给你投票的。”紫原懒洋洋地说道,双眼似乎疲倦得快要闭上却还强撑着,显然紫原误会了比赛的性质。

  黑子一时无言,还是很有礼貌地对紫原说:“紫原君,这个比赛是要写短篇小说的……不能写美食大全……”

  “哼,真无聊,一个小小的比赛,一点参加的价值也没有,投稿的作品估计全是拿来讨好评委的作品吧。”绿间扶了扶眼镜,拿着今天的幸运物——兔子布偶一脸不屑地说着,虽然说话的语气令人生气,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没有恶意。

  “你们在聊什么?”桃井小跑过来,看他们聊得很开心的样子问道,与她一同走过来的还有刚在资料室整理资料的赤司。

  “小黑子要参加这个比赛哦。”黄濑指着黑子手中的宣传单,样子比要参赛的更兴奋。

  “哎哎?哲君要参加比赛?我一定会给你投票的!”听到黄濑的话,桃井的眼睛开始发出满是期待的光芒。

  看着黄濑和桃井期待的目光,黑子有点烦恼,还没有构思好剧情,就说要参加,万一到时候没有可以交的作品怎么办?可是他又不想辜负黄濑和桃井对他的期待。两头犯难啊……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正皱着眉。青峰拍了一把黑子的背,力道正好让人踉跄两步而又不至于跌倒。

“哲,别想那么多,想干就去干吧。”青峰对黑子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似乎是在鼓励黑子。黄濑也帮腔道:“小黑子要是想参加就去参加吧不想参加我们不会勉强你的啦。”

  明明勉强他的就是你啊黄濑……绿间想了想还是不吐槽了。

天空已经开始变成了橙色,虽说是日落但阳光依然明媚地照耀着它所能触及的一切土壤,正好爬上了正对着黑子的奇迹的世代,他们的轮廓在阳光中变得模糊柔和,青峰和黄濑笑着看着他。看着他们的笑容,有那么几秒楞了神,他向他们回报一个浅笑,说:“我会去参加的,不过前提是我得想好写什么。”

“不如我们一起想吧学校附近正好新开张了一家餐厅,听说那的香草奶昔很好喝来着,反正明天就是周末了。”黄濑提议道。

“美食……我想去!”以食为天的紫原马上举双手答应。

“那就去一下吧。”绿间一如既往的傲娇。

“哦好啊!”异口同声的青桃两人。

“那就去一下吧。”赤司也答应了,“不过哲也好像还没说去不去呢。”

“嗯一起去吧,十分感谢你们的帮忙。”

于是7个颜色各异的头顶开始向目的地餐厅出发,期间引来某些女生的花痴以及某些某些人对某个招花引蝶的家伙的不满,历经各种艰难困苦(并没有),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取得了真经(哪里不对)。

  找到座位坐下来之后,黄濑就黑子要参赛而不知道写什么好发表了他的意见:“小黑子你可以写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比如某天XX国王子来到一个茂密的森林里遇到了一位穿着水蓝色女仆服的可爱女孩,于是那位王子对她一见钟情于是他们结了婚,但他的父母并不喜欢她,婆媳之间关系一直争吵不断……”

  青峰听着坐在他旁边的黄濑絮絮叨叨地说着八点档黄金苦情剧的内容时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为什么说是差点呢……因为坐在他对面的是正在看书的赤司。

  “黄濑你够了没有,谁会喜欢这种天雷滚滚的童话苦情混合的不明物啊。要我说哲你就写一篇去野外露营的小说,比如某一天一个高大帅气的人迷失在野外,当他正苦于没有食物时,他看到了一条清澈的小溪流,他想起了小时候抓小龙虾的快乐时光,于是他卷起袖子打算下河抓小龙虾,这时他看到了一个来洗衣服的姑娘,那个姑娘对他一见钟情,可他已经有了妻子……”这是从比如开始就已经偏离了正道的青峰的意见。

  “青峰君原来你的爱好是狗血家庭外遇剧吗?怎么感觉你OOC了。”黑子一针见血地说道,满脸的嫌弃。

  青峰受到高能打击,HP-50。

  “够了你们,正经点,哲君可是要参加比赛的,看到如此苦情的八点档评委肯定毫不犹豫就砍掉啦。哲君你可以写一个魔幻的故事嘛,比如《哈利波特》那种。”桃井给出了她的意见。

  “抱歉,我就是哈利波特。”黑子面无表情地说。

  桃井受到高能打击,HP-50。

“一群笨蛋,所以说你们不行啊,要参赛当然是写一些哲理性的小说比较好。”听到绿间这话青峰额头上露出的十字路口拉直简直能绕地球两圈,全凭桃井和黄濑拉住青峰,不然的话他们俩早打起来了。

真的是一群不靠谱的家伙啊……我当初为什么要同意黄濑君的提议啊……黑子突然很后悔来餐厅,这群人,没一个正经点的。

“大辉,真太郎,安静。”赤司一个杀人眼神瞟过,立即就安静了下来。

拿过黑子手上的宣传单,赤司问:“哲也你大概想写什么样的小说?”

“励志向的吧。”黑子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了,温柔的笑。

赤司也笑了,摸了下黑子的头发,说:“是吗,哲也想写的话就写吧。”

只剩另外五人不明所以地面面相觑,又齐齐望向黑子,突然又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脸红着转过头。

之后的时间大家也没有再说什么,安静地诡异地吃完饭就在餐厅门口分别了,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透出一种若有若无的笑意,不带任何装饰的开心。

……

还是没能赶上比赛的最后一天写完,黑子有点沮丧地回到篮球部。站在门口,不出意外地看到青峰没有来训练。没个人都不说话,只顾着自己练自己的,只剩下篮球拍击地面的声音和球掉进篮筐的声音,枯燥无味。黑子攥紧了手中的稿件,沉默地看着地面,他突然很讨厌听到这些声音,如同指甲划过黑板一般刺耳而疼痛,心里好像少了些什么。

他转过身,面对着连接着篮球部的那一条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林荫小道,说:“我讨厌现在的你们。”

他不知道后面的人的表情是惊讶还是不为所动,没有人回答他,他继续说了下去:“你们觉得打篮球快乐吗?我不想输但是我觉得一点也不快乐的麻木的胜利一点意义也没有……赤司君,请允许我退部,明天我会把书面退部函给你的。”

“我批准了。”赤司没有一点感情的起伏的声音从黑子的后方传来。

“谢谢。”强忍住颤抖的声音拼出这两个字后,黑子跑出了篮球部,那个压抑的地方。

大概用一个成语来形容现在的情况大概是“不欢而散”吧。但黑子现在却没有办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现在的心情,悲伤愤怒绝望交织在一起,还有无法改变别人的无力感,眼眶里蓄积着的泪水划过脸庞,手里的稿子已经被攥烂了。

从青峰实力与别人拉开无法逾越的差距之前他就应该察觉到他们正离他越来越远,说到底无法得分的自己还是太弱了,无法不依靠别人,否则自己根本就毫无用武之地。

第二天,赤司并没有见到黑子本人,但退部函已经放在了他的桌子上,直到国中毕业,他都没有再见过黑子一面,仿佛黑子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初春,樱花盛开的日子,黑子哲也走进了诚凛高校。没有刻意地去观察任何一个人,他从人群中看到了那个显眼的暗红色头顶。那个人散发出来的气息,给他的一种熟悉的感觉——强烈地冲击着他的大脑。然后经过一番周折,他成为了那个名叫火神大我的人的影。

诚凛带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曾经欢乐的帝光,却又些不同,黑子没有时间去理清这些,他只是想要证明自己的篮球,想要改变那些他曾经的伙伴。

事情却没有这么一帆风顺,IH他们还是输给了青峰,两倍的分差。看到分数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坠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半年前的无力感再次向他袭来。接下来的比赛他们也是节节败退,最终失掉了继续比赛的资格。

在那之后火神变得独来独往,黑子趁队长留下来训练的时候,提出要退出首发阵容。不出意料地听到了队长的劝说,只是他不知道,火神也跟他有差不多的想法。

“至今为止都是黑子救了我们,我想和他暂时保持距离,黑子不会就这么完的,在那之前我要变强,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黑子释怀了,他推开篮球馆的门冲了出去,他终于知道自己想要的篮球是什么了。黑子突然觉得轻松了很多,就像是放下了本来沉重的背包一样,不觉间嘴角上翘。他要向火神坦白,不管火神会是什么反应都好。

事情很顺利,击拳之后火神十分爽朗地对黑子说:“那就让我看看吧,新的黑子的篮球!”

第二天五点45分,黑子比平时都要早醒来了,天还是灰色一片,却开始露出金色的光芒。

起身,视线在诚凛的照片上停留了几秒,黑子推开门,日出的光芒就将他拥抱。

明天,到来了呢。

放学的时候,黑子看到有人在派发传单,传单的图案给他一种熟悉感,下意识地像派发传递的阿姨。

“啊诺,麻烦给我一张好吗?”

“哎?你什么时候在这儿的?!”

“刚才就在了……”

黑子接过传单刚好被火神看见,火神走过来,问:“黑子,你要参加吗?”

“嗯,有些想写的东西呢。”不知道能不能传达得到呢,对你们的心情。

伪END

几个月后得奖小说出炉,一篇关于篮球的励志小说获得了一等奖,被刊登在最显眼的位置。

海常

黄濑走过上学必经的书店前,好像看了什么,倒退几步,看到黑子哲也这个名字被标在某个比赛的赞助杂志封面上,果断买了下来。

果然是小黑子的风格呢,真想再和大家打一次篮球啊。

秀德

绿间带着隐藏必备的装备——墨镜,来到了书店,取下了刊登了黑子的小说的杂志,走向收银台。

“老板,我要买这个。”扶了扶墨镜,刚好听到了有些火大的声音。

“咦这不是真酱嘛?怎么改戴墨镜了。”是高尾的声音。

绿间摘下墨镜换回黑框眼镜,付钱买了杂志之后瞪了一眼高尾。

看着手中杂志的封面,绿间哼了一声,笑了,却不是嘲讽的笑。

果然是那家伙的风格呢,黑子。

桐皇

“阿大阿大!你看我买到了什么?”桃井兴奋地向青峰跑来,此时青峰用书盖着头呼呼大睡,听到桃井的嚷嚷,自然不爽。

  “你吵什么啊!”

  “哲君的小说获奖了哦。”桃井将书递给青峰。

  听到黑子的名字,青峰就醒神了,拿过杂志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他靠着背后的铁丝网望着蔚蓝的天空懒洋洋地说:“

——啊啊,突然好想打篮球啊。”

阳泉

“敦,好像黑子君的小说刊登了呢。”

“美食大全吗?”

“……不是吧,我不是太清楚,只记得最后几句话。”

“……”

紫原听完那几句话,突然睁大眼睛,似乎想起什么又暗淡了下去。

“小室仔,陪我打篮球。”

洛山

桌子上的棋盘胜负已定,压倒性的胜利,赤司看着棋盘旁边新买的杂志,与手中的将棋对视。

“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哲也。”能期待一下了,即将到来的冬天。

被翻开的杂志页面,最后的几句话“感谢你们给我了一段美好的回忆,虽然现在我无法打败你们,但我一定会在冬天证明我的,证明诚凛。到时候,再一起打篮球吧。”

真END

一样是上年的东西……OTZ

评论

© Reve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