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se

休眠期

Happy Birthday To Ct

@jealous  生日快乐!

Az Of Blue:

  白色的外套在吹起嵌着细小花纹的窗帘的风下翻转,仰视着窗,细微的灰尘在阳光下浮动,画面泛着砂质感,然而这些都像是幻象。空气中的气味难以言喻的诡异。

  他掐着他的脖子,白皙的脖颈被他掐出红痕,异常鲜亮显眼。那双罗兰紫色的眸子纹丝不动地盯着他。说是盯,但是目光并不集中。即使眼下被勒紧脖子也依旧眼神清明,过长的鬓发被那个男人一同攥在手里,拉扯间疼痛感让他思绪又清醒了些。

  男人抓着他的力气很大,他快要想象到自己头发被扯下来血肉模糊的感觉了。他金色的眼是暗的,燃着一把啃噬一切的火。理智已然失控,他已经站在崩溃的边缘,连表情也变得扭曲。咬牙切齿的声音,仿佛是等待对他的猎物大快朵颐。野兽饥饿难耐的绝望神情。

  而后是衣料窸窣摩擦的声音,攀上对方的手臂,他双手拢住正在意图谋杀自己的男人的脸,抿着嘴,不曾更改的表情就这么落进金色的眼里。他似乎扯了一下嘴角,微弱的一笑。男人周身浮泛着的躁动的赤炎终于平息。

  这些不过是几秒间的事情,待周防眼睛回复清明后男人掰开仍然放在自己脖子上却没了力气的手起身。声音平静地问他。

  “醒了?午饭吃了没?”

  “没。”周防呆坐在地,一手摁着脸,阳光投射下来的阴影让他显得肃穆。

  宗像了然脱下外套,不同往常随意一放便走进厨房。响起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应该是碗碟碰撞的响声。深蓝色的发梢下的红痕摇摇晃晃,周防眯起眼,走近宗像揽过腰部,把头放在对方的肩膀蹭了蹭。

  像是惹了主人生气的大型宠物为了讨好主人而黏着不放。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这一次比以前来得更加凶猛。火燎烤过的梦境只剩下燥热难耐的热量,什么都没有,无处发泄,无处可逃。

  于是刚好出现在周防的宗像遭了殃。宗像表示无所谓,知己知彼的他知道无论如何周防是不会杀死自己的——就算只是为了保险有个人能在他生命尽头不造成个巨坑遗臭万年。啧。这个理由还真是令人不快。这么想着的时候就被对方一把抱住,刚开火的炉子都还没等到锅子来跟它相爱就被空气阻隔。现在的情况就是宗像拿着锅的手停在了半空,他侧着头想挣脱对方却腾不出手。手没空,至少手肘还是有的。“唔。”被一肘子撞到胸口的周防闷哼了一声把宗像抱得更紧了。

  这下子宗像真的被惹恼了,他放下手中的东西熄了火。肩膀上那颗头颅毛毛躁躁的头发正蹭着他的耳朵,有点痒。“阁下还有那么多力气打扰别人,看来是不需要午饭了。”他转身往客厅走,完全不介意自己还拖着一个比自己还重的男人,反正拖不动对方也会自己跟上来。

  周防缴械投降般松了手,他无奈地把自己的头发弄得更加蓬松,在草莓牛奶和烟之间二选一还是选了烟。打火机的油气用尽了……他又把叼着的烟放回烟盒。

  拿出行李箱,宗像叠了几套衣服放进去,还有几份文件。周防认得那几份文件,是前几天宗像熬夜批改的。

  “出差?什么时候?”

  “今天下午五点的火车,京都,三天后回来。”

  周防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宗像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站在床边,正想离开周防就一手圈住宗像倒在床垫上。

  “你干嘛。”

  “才1点,睡个午觉先。”

  “要睡你自己睡。”

  “我睡不好。”

  “……”宗像无奈地妥协,他把眼镜摘下来放到床头柜上的时候周防已经睡熟了,但手仍紧紧地环着他。

  视野里一片模糊,困意渐生的他依稀想道,至少还有时间能浪费。

  挺奢侈的不是吗?


Fin


不要问我这个结尾是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3)
  1. ReverseAz Of Blue 转载了此文字
    @jealous  生日快乐!

© Reve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