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se

休眠期

恋爱症候群

   御坂美琴觉得她和上条当麻的交往就像一曲欢快的鸣奏曲,闹腾,很闹腾。明明应该很欢快却绕得十转八弯,不过幸好,最后还是兜兜转转到了终点。

  “biribiri!我喜欢你!”

  “……baka!你说什么呢!”

  不坦率的两人,还有那份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喜悦的心情。

  准确地说,这是一种病——恋爱候群症。

 

  The First

 

  节奏跳跃了一下,落下清脆的叮铃声,学园都市今天一如既往风平浪静,天空澄澈一碧如洗。刚下过一场雨,空气显得格外清新。刚收起伞就看见对面走来的人有着一头十分眼熟的刺猬头。美琴下意识停住脚步,她觉得她需要向他说声你好,尽管对方和她不太……熟?

  对于这个男人,美琴不确定的疑惑多于清晰的信息,总是不知道怎么办,乱糟糟的。

  “你好啊。”她并没有加什么名称,好像加什么都不合适,叫上条君吧,她好像没叫过,对方会不会惊讶?又来了,一切都乱糟糟的。

  她努力维持着笑容以至于不显得她现在停下来向对方招手这一动作有点蠢。

  虽然已经够蠢了。她心里吐槽着。

  “哟你好啊biribiri。”上条当然不知道她一系列纠结的心理活动,他向她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

  不能忍……她的发丝间流窜着电光,差一点就要把手上的伞电成废铁。不过幸运的是这次她忍住了。

  “都说了不要叫我biribiri!!!”她恼怒地对上条说,但她觉得自己好像想说的并不是这个。

  是什么来着?

  上条想打圆场,他有些没诚意地道歉:“抱歉啦biribiri。”

  上条脑内搜索了一下,突然发觉学园都市真小,一个月内他好像已经和对面的短发女孩偶遇了两位次数,虽然他没什么意见,但是差不多每天重复一遍这样的对话好像没什么实感啊。

 

  有风吹过。

  这里是一个可以观赏到学园都市落日的好地方。御坂美琴闭上眼,享受着暮春的最后一丝凉风,风刚好拂起她的发丝,浅棕色的发在风中飘动着,银色的夹子一晃一晃的。上条侧过身时突然有些想触摸对方的头发,感觉一下是不是真如他所见的那般柔软。他没那样干,这种没理由的事情,有些荒唐。

  “夏天要来了啊。”似乎是太过舒适,美琴的声音也显得有些懒懒的,闲适而惬意的愉快。

  “是啊,今年夏天也会很热吧。”

  像普通朋友一样随随便便的闲聊,找不到话题的中心。但实际上自己连对方的电话号码都没有。

  “啊对了,我还没有你的手机号码呢。”

   美琴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件事,而上条无奈地耸了耸肩。

  “抱歉啊,我的手机刚报废了,”上条顿了下继续说,“不过最近我们相遇的次数多到压根不需要手机就能联系到对方了吧。”

   普普通通的语调,美琴总觉得她想生气。什么啊?

  “有个手机会方便很多吧。”她决定无视上条那句话。

  “嗯,所以这个周末我打算出来买手机。”

  夕阳正要堕入夜幕,深蓝色混杂着橙光,像是被打翻了的颜料盘,迎面吹来的却是新鲜的绿叶气息,今天是个好天气,雨后的傍晚无论哪方面看来都十分美好。但是时间也不早了。

  “很晚了啊……你不回去吗?”上条不确定地问。

  美琴这才注意到不早了,她跟上条道了个再见。

  “再见啦。”

  上条觉得她今天心情特别好,既没对他生气也没电他。他现在心情也莫名的好,总感觉今天一天遇到的不幸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虽然说了再见也还是会再遇见的吧。”上条勾起了嘴角,转身朝宿舍的方向走。

  不过是一个小插叙,乐曲的一个小音符,而正是这些小小的细微的时间,正组成了他(她)们以后相汇相恋的凝聚点。

 

  The Second

 

  最近姐姐大人有些奇怪。黑子眼角余光瞥到美琴坐在椅子上发愣忍不住想。

  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对劲的现象,但是如果频繁的发生,那么就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黑子想起以前似乎也有一段时间美琴一天有半数时间心不在焉,但是黑子的直觉告诉她不是一回事。

  美琴的眼睛没有聚焦在书本上,她用手撑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夕阳的曛光散落在地,给少女的轮廓添了点毛茸茸的感觉,透过光线折射的瞳孔高光,澄澈而明亮,柔和而耀眼——那是在思念着谁的眼神。或许有些武断,但黑子接触到那个眼神的一瞬那种强烈的感觉,绝对真实。

  黑子凑上前去喊了声:“姐姐大人?”

  美琴似乎是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她有些呆呆地回答:“啊?什么?”

  “姐姐大人在想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啦。”美琴朝她微笑了下显示出她今天心情十分不错。

  夜幕已经拉开,沉淀着绀碧色的天点缀着几颗分外明亮的星,黑子回到床上,余光再次瞄了一下仍然坐在那的美琴。

  黑子觉得更不对劲了。

 

  此刻黑子正餐厅内,面对她的两位好友吸着饮料。

  我来问她们这个决定绝对是错误的吧……完全没有顾虑到黑子现在无奈的神情。

  “御坂前辈肯定是在思考一些人生啊哲理的问题吧,真不愧是大小姐呢。”身为大小姐厨的初春今天也一如既往地厨着大小姐,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OOC了。

  “我觉得比较像恋爱的感觉啊,暗恋御坂前辈的人那么多,交往了也不奇怪吧。”泪子这一发话简直是刺到了黑子的雷点,她被黑子大力抓住肩膀。

  “什?!”黑子抓住泪子的肩猛摇,一边抓狂的说,“不可能的!姐姐大人怎么会恋爱了我不知道呢?!”

  “白井桑冷静一点,佐天桑要被你摇昏了。”初春只能不停地发话让黑子冷静下来。

  黑子终于冷静下来的时候佐天已经快晕了,佐天觉得自己的头上都是星星,在转啊转啊轻柔地喊着:“快睡吧。”当然她还是凭着坚定的意志力清醒了过来(其实是被弹额头了,痛醒了)。

  佐天咬着吸管,继续发表着自己的意见:“白井桑你不觉得很有可能吗?况且御坂前辈到现在还没谈过恋爱才是不正常的吧。”

  “我没见过姐姐大人对哪个男人感兴趣过啊……”黑子一瞬间感到了挫败,明明是距离美琴最近的人却对美琴疑似谈恋爱的情况没有察觉。

  回想了下,美琴身边的男人也并不多,好像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啊!有一个!”黑子突然想到一个人,那个人,实在太可疑了。

  然而下一秒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啊不可能的,姐姐大人怎么会喜欢这种刺猬头。”

  “刺猬头?”泪子和初春面面相觑。

  说曹操曹操就到,泪子看向窗外,恰好见到美琴和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刺猬头男人走在一起,而且从背影看十分亲昵。

  “白井桑,你说的刺猬头是不是就是那个人?”佐天指了指窗外。

  然后初春和泪子看着白井露出一直类似被雷劈了破碎了三观的表情随后高速拿出钱包付了钱冲出餐厅使用能力将自己位移到了一个小巷口的连贯动作只能目瞪口呆。

  白井桑真不愧是专业的STK……

  待到初春和泪子已经走到黑子的后面,恰恰好看见美琴头往那个刺猬头偏了一下,两人以一种异常暧昧的姿势停了下来,美琴放开那个男人的一刹那,那个男人就被扎了一圈闪着寒光的银针和美琴隔了开来。

  “……?!”那个男人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就被吓了一跳,黑子正冒着黑气愤怒地踏着重步向他(她)们走去。

  那个男人转过身来,他的手里拿着一张展开的地图。

  “……?!你谁啊!”这下被吓了一跳的是黑子她们,长着一张惊悚脸的男人一点也没有自己的长相吓到人的自知,他只是在问路而已,谁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佐天和初春正处于三观崩坏重建的状态,难道这就是白井桑说的和御坂桑交往的男人吗?御坂桑,你这是被爱情冲昏头了吗?而黑子脑内不断地飚着冷汗,她认错人了……

  “黑子?”美琴现在的表情若是能实体化那么黑子就得死一百回了,美琴目送男人离开转而对黑子她们露出个危险的笑容,“请问,谁能告诉我刚刚是·怎·么·一·回·事·呢?”

  “哎……不……那个……抱歉……我……”黑子支支吾吾地,心虚的明显表现。

  泪子就帮忙解释了一下:“嘛,其实是我们认错人啦,我们以为那个人在跟你交往呢,抱歉了御坂前辈。”

  “交往?噗,”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美琴捂着嘴快要笑出了眼泪,“不是啦,我刚在给那个人指路。”

  ……

  搞了个大乌龙,回去的时候黑子耷拉着头,精神不振,美琴摸了摸黑子的头。

  “没事啦,我又没生气。”她安慰道。

  黑子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给点阳光就灿烂这句话,她立马扑到美琴身上顺手揽过了腰蹭啊蹭。给点颜色黑子已经开上染坊了,美琴一手扶住灯柱以防自己摔倒在地一手摁住黑子乱来的头,手忙脚乱中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biribiri?”

  “哎,真巧啊。”放开黑子,美琴对来人说道。

  黑子这次死死地抱住美琴,对上条露出恶狠狠的表情,上条觉得似乎他下一秒就会被黑子剥皮拆骨吞下肚,脸上的表情僵持着变得有些不自然。

  “啊,是啊,我刚去买了手机,”上条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随即问,“你不是想要我的手机号码吗?我们来交换手机号吧。”

  于是在黑子怨念的黑气背景中,两人交换好手机号,互道再见后,美琴才意识到黑子的怨念已经快突破天际了。

  “姐姐大人真的喜欢那个刺猬头吗,他怎么看也配不上你啊。”

  听着黑子略带埋怨的话语,美琴有种什么被一针挑明的感觉。

  “……没有啦,黑子你想太多了。”

  她的这句话回答得有些犹豫,其实说到底,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这份感情,到底有没有词语可以用来形容。

  那种不断蔓延的,晦暗不明却灼热的感情。

 

  现在已经夜深了,天空暗沉得连一颗星也没有,光太暗,她几乎什么都看不到。而就是在这样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她失眠了。视觉失去了作用,于是其它感觉便变得敏锐起来。她知道自己在被什么东西困扰着。

  没什么困难就摸着了手机,她打开手机,总算见到了点光线。黑子已经熟睡,她看着屏幕打开了收信箱。

  泪子给她发了条短信。

  To 御坂美琴

  抱歉啦御坂桑,今天误会了你。不过白井桑今天说起你最近有些不对劲,没问题吗?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哦,我们是朋友嘛。

  Ps:恋爱的事也可以哦。

                                                     佐天泪子

 

  恋爱吗……她并没有接触过这个词语,在她已经活过的人生里。词典里枯燥的解释让她摸不着头脑。尽管她一再否认和恋爱无关,但旁人的反应总让她有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感觉。手机屏幕映出模糊的光影,瞳孔的高光显得意味不明。

  或许是吧。她不确定的想。

  她还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不确定也是恋爱的一环。

 

 

  The Third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似白驹过隙,转眼间就已经是暑假了。没有风经过的路令人燥热难耐。美琴路过一个空地,看见御坂妹正抱着猫坐在树底下的长椅上。

  “在干嘛?”美琴走到她的身边坐下,这里要凉快一点。她仰着头看到树影在风中摇摆,连同倾泻下的光斑飘忽不定。

  “纳凉,姐姐大人在做什么呢,御坂问道。”御坂妹一如既往没什么表情,不过她也有些享受这份阴凉,怀中的黑猫舒适地蜷起了身子,睡得正鼾。

  美琴摊开手,正落下一片绿叶,蝴蝶翩跹飞过,她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闲逛咯,不过现在和你一样。”

  然后御坂妹也沉默了,她们就静静地坐着。

  “我之前看见姐姐大人和那位少年在一起看日落,姐姐大人对那位少年是什么感觉呢,御坂不解地问道。”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美琴偏过头去看她的妹妹,试图在那张没表情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她从没想过御坂妹会问起这个。

  说起来,距离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情也差不多一年了。如果没有那个烂好人,也许现在她和妹妹就不会这么平和地坐在一起聊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了。

  妹妹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本封面画着大眼睛的长发女孩,背景闪光的杂志。以美琴多年来的经验,她断定那是一本少女漫画。

  谁给她的啊……美琴有点苦恼她妹妹的教育情况了,被教坏了可不太好。

  “因为姐姐大人的情况和漫画里的情况很像,御坂这么解释道。”御坂妹摊开其中一页,一幅少女少年背着光牵手走在夕阳下的画就展现在美琴眼前。

  美琴无言地看着妹妹递过来的漫画,少女漫画不外乎那么几个情节,她翻到少年在车水马龙的路上揽过少女的腰,摔了个浑身伤,少女流着泪。这就算是相识,之后逐渐熟识,少女对少年告白,于是他(她)们就这样走到了一起。非常普通的情节,美琴却不可避免地想起了上条和她与这部漫画诡异的同步率。

  所以说呢……美琴把书还给妹妹,她觉得自己没什么感想要发布的,于是继续呆滞地看着头顶上的斑驳光影,她或许是有点心虚才转移了视线。

  “姐姐大人不去告白吗,御坂这么问但并没有问的意思。”

  “或许。”

  她给了个模糊不清的答案,心中却已经决定好接下来要做的事。

  “Thank you.”

 

  “如果姐姐大人喜欢的是那个刺猬头……那也没关系啊。”

  她想起黑子说这话时有些落寞的神情。

 

  她到底对上条是什么样的感情呢?好像去不去确认也无所谓了,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明确答案。

  她患了恋爱候群症,而现在她准备去向她喜欢的人告白。这么久以来烦躁的心情在明确心情后反而平静下来。她没打算将他约出来,这里就这么大,有缘的话,总能相遇的。

  她站在前一段时间他(她)们看日落的地方,随着不断吹来的风笑容渐渐扩大。

  她听见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羼杂着绿叶花朵的小曲,听见自己的心跳在放大。

  砰—砰—砰……

  然后那个脚步声在她身旁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感受是与自己同样的温度的接近。

  “biribiri,又在看夕阳吗?今天的夕阳会很漂亮呢。”上条手搭在围栏上,眺望着远处的风景。

  “我有些事想和你说。”美琴心里深吸一口气,她不自觉用手攥着裙子,弄得有些皱巴巴的。

  她心跳得厉害,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到,还有上升的温度,她必须阻止她的脸变红。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接下来要说的事。

  “我喜欢你!”她用尽最大的力气喊,像一只鼓满气的气球,突然破裂开来。

  她低着头,耳根已经红透了。

  “哎?御坂你说什么……?”

  “所以说……所以说,和我……交往吧!”

 

  The Fourth

 

  上条当麻人生第一次收到女孩子的告白,而且是来自学园都市Lv5第三位御坂美琴大小姐的告白。

  站在他面前的美琴仿佛是用尽了一生的勇气,低下头不敢去看他。

  脸好红,他想。他的脸的温度也在逐渐升温,呈变红的趋势。

  他张开双臂将她纳入怀中,那颗心脏就近在咫尺急促地跳动着。感受着与他同样的温暖,整个人都沉浸在37°的柔软里。

  “嗯。”这话的声音并不大,他相信对方一定听见了,因为他的腰正被对方紧紧地搂住。

  这只手也不是将我所有的好运都带走了。他抽空盯了几眼那只右手。

  他终于摸到了美琴的发丝,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柔软顺滑一些,现在他除了对方身上掺杂着的似乎是柠檬味的沐浴露香味之外几乎什么都闻不到,在这一刻,他愿意永远沉溺下去。

  或许是抱得有点久,美琴戳了戳上条。

  “……你还要抱多久?”她犹豫了一下说出口,虽然被抱得紧紧的,声音闷闷的,但却没有什么不满。

  得意过头了上条你!上条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抱着对方,赶紧松了手说抱歉。

  时间还不是很晚,夕阳正好。明明不久前才一起看过这同一片景色,今天却显得尤为美丽。                           上次的比喻不是很恰当。她想。深蓝色的像正熟的蓝莓,搭配上拌糖的橙汁,慢慢地融化,融合,一切都像是被蜂蜜浇了个遍,连呼吸都变得甜美。

  这就是恋爱的心情吗?她眼角余光瞄到上条在风中被吹乱的刘海,她刚才摸过了,毛躁躁的,平静下来之后蔓延开来的欣喜快要将她湮没。那样被淹死也不错嘛。她开玩笑想道,无意识地弯起了眉。

  “笑什么呢?”看见美琴笑,上条心情也好了起来,不自觉也笑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到底我和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想要在一起的心情并且真的在一起了呢?”美琴回忆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是什么时候喜欢现在站在她身边的笨蛋了,或许在她还没发现的时候,暗恋的情愫就已经破土而出。

  他是不是也一样呢?

  “这种事情,天知道就够了。”上条与美琴一起仰着头望天,云影飘过眼眸,眨一眨又不见了,只剩下澄澈的光。

  “我只知道,我们现在是恋人了。”美琴接上上条的话,而后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历经阴霾与流岚,终于迎来虹霓。

  正值美好的韶华他(她)们遇到了对方,而后开始相恋。

 

  “那么这个周末,我们去约会吧,”美琴提议,“不过不准迟到。”

  “哎……好。”

  两个恋爱新手正走在这场恋爱游戏的起路上,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过这两位好像对约会什么的一点了解也没有哦。

  真让人担心呢。

 

  The Fifth

 

  “所以说,御坂桑找我有什么事?”

  “约……约会的话,穿什么比较好?”

  美琴眼神不自觉飘移,她的座位旁放着一个不知道装着什么的小袋子。

  “御坂桑你?恋……”佐天忍不住问,声音过大中途就被美琴捂住了嘴。

  美琴弯着腰正好对齐她的视线,她做了个“嘘”的手势。佐天点了点头她才放开手。

  不过佐天没放弃,她饶有兴趣地追问:“能让御坂桑喜欢上的人,应该是一个很棒的人吧。”

  “一个笨蛋烂好人而已。”美琴手撑着脑袋,不自觉回想起那个人,虽然一直都笨手笨脚的,但的确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吧。

  即使是素不相识的人也会不顾性命安危去帮助,不是自己的包袱却要主动承担,明明已经够不幸了……该说是笨还是太善良呢?或许美琴这一辈子都想不出答案,而那个人也只会说——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就好像那种思想已经深扎心底,变得好像是一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

  连美琴也没有察觉到的宠溺神情正在她的脸上浮现,佐天稍稍惊讶了一下,心里感叹。

  爱情的魔力真是……伟大啊。

  回到正题,第一次约会,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也还是想留个好印象,这么想着的美琴找来了上次给她发短信的佐天泪子,但她忘记对方似乎也没有恋爱经验。不过这没关系,总比一个人烦恼好。

  “那对方喜欢什么呢?御坂桑没问过他吗?”佐天打算从男方找突破口。

  美琴摇了摇头,这种时候她才意识到两个人即使在一起了,还是一点也不了解对方的生活,所处的圈子,几乎一概不知。

  她挫败地捂住了脸,佐天见状连忙安慰道:“没问题啦……反正御坂桑那么可爱,穿什么都好看嘛。”

  “不用恭维我啦。”美琴还是一副郁闷的样子。

  “其实也不用那么在意衣着啦,平平常常就可以了。”

  “嗯。”找人帮忙,问题也没有解决,对方的回答模模糊糊,美琴这下是真的犯难了。

 

    约定的时间是下午3点,现在是下午2点半,天气晴好,温柔铺满人间,淋上了蜂蜜般的光泽投下一片自带高斯模糊的影,因为路面的细小纹理而扭曲,空气里盈满了暖意。

  夏天难得放纵的凉意驰骋于大街小巷,着实是个老天给面子的好日子。

  美琴拿出袋子里的盒子,白色小花夹子静静躺在盒底,娴静可爱的风格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这是美琴特地买的,抱着想要庆祝什么的心情。摘下别在发间的用了已久的银色夹子放进盒子,戴上那几朵小花,又增添了几丝甜美的味道。

  她提早了半个小时,没想到对方也提早了20分钟——她在等了10分钟后见到了上条的身影。准确地说9分56秒。她的心跳时间无比准确地告诉她。

  “你也提早来了啊……”上条还是没什么新意的装扮,衬衫换成了T恤,发型没变,不过也看得出主人悉心整理过。

  “嗯。”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起,这也算是缘分吧。

  美琴与上条并肩走着,距离越走越近。

  上条偶尔会去看看美琴,而美琴则心无旁笃地看着前方,他有点在意美琴的夹子。

  挺可爱的。他红着耳想。

 

  The Sixth

 

  目的地是一家电影院,这是美琴听了泪子的意见选的。

  “谈恋爱的话就应该两个人去看一场恋爱电影嘛,而且……”佐天说着就突然靠近她耳边小声对她说,“赠品是呱太手机链哦,情侣去的话。”

  于是他(她)们俩便选了部恋爱电影,介绍不详,作为情侣来看电影,美琴感觉挺新鲜的。

  上条看到一半就呼呼大睡。影片内容其实非常的经典,无非是相识然后慢慢产生情愫,之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告白。交往之后两人相处也不错,只是偶尔会NTR,但也会很快地原谅对方。这些都是再平常不过的情节。全剧的高潮就如戏剧的表现方法一样——在冲突中表现人物性格。男女主角因为一些观念合不来产生了争执,而后开始冷战。谁也不愿放弃自己的观点——因为已经紧紧地缠住了心脏的东西,很难再分开了。两人之后就真的再也没见过面,倒是也没有再交往过。美琴回想了一下这部影片的海报,明明是充满粉红色的气场,为什么中途会开虐呢?

  如果联想一下的话美琴也许就会明白,如果有到死也要坚持的东西,那么无论如何也会放手。现实的无奈吧,她想。

  上条醒的时候刚好看到男女主角再遇,漫天飞扬的樱花,绚烂的烟火作为背景,女主一身素色和服,仔细看还缀了些精致的花瓣,制作组总是喜欢在细小的东西上下足功夫来表示他们的诚意。

  “或许我们当年的坚持都是没有意义的。”她说,表情显示她已然释怀。

  “不,我们只是忘了‘迁就’这个词。”他看着她,目光灼灼。

  樱花沾了些烟火气,又抹匀了深蓝落到他们之间,在樱花落下的时间里她凑上前揽住对方,闭上眼感受对方的气息。

  “你说得没错,但是我们现在想起来了。”

  她再次与他对视,那一眼的沧海桑田岁月变迁都被下一秒的亲吻湮没。

  烟火与樱花,还有他(她)们的爱情,在这个夜里再次绽放,永不枯萎。

 

  有点木讷的上条自然是没体会到什么,美琴也好像不太懂。可能是因为她恋爱经验实在太少了吧(也可以说是没有)。从头到尾,她就看懂了一半,到吵架那里开始她就想不明白了。

  我和他也会吵架吗?美琴看着刚睡醒有点迷迷糊糊的上条,上条清醒的时候见到美琴盯着他,有点不自然。

  “biribiri,你盯着我干嘛?”

  “所以说啊!不要叫我biribiri!”

 

  看吧又吵架了。别担心,小两口耍花枪而已。

  不过这两个人,总会经历寒潮的,而后再度牵手,走向破晓。

 

  The Seventh

 

 「 “恋”其实就是误解与错觉的斗争 

  然后不知为何两人互相变得好象素不相识  

  渐渐疲倦、见面无语  开始时头晕目眩,站起来眼前漆黑。」——《恋爱症候群》佐田雅志 

 

  交往了半个月,两个人对彼此也有了些了解,有空会出去逛逛,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和对方在一起创造点二人世界。游乐园、游戏中心、各式各样的展会,几乎把学园都市逛了个遍,可是两人都没有什么实感。虽然玩得很开心,但偶尔上条会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了?”美琴咬了一口甜筒,她的男朋友上条当麻又在发呆了。

  没有聚焦的呆滞神情刚恢复鲜活就对上一张忍隐着不满的脸。

  脸色不善。这是上条对美琴现在的表情的形容。

  “有那么无聊吗,你今天已经发呆了20次。”

  “没……没啊。”上条想哄哄美琴,不过失败了。

  “别说得那么勉强嘛,你那么害怕被我电吗?”

  不……我并不是害怕这个。上条想。“昨天有点没睡好,抱歉。”

  “你可以早点睡嘛,明明说好今天一起出来玩就应该早点睡啊。”美琴已经不止脸色不善那么简单了,连语气也像埋了炸弹,隐约透出点火药味。

  “有必须晚睡的理由……”上条还没那个胆说他家那个修女半夜恶了咬着他的头要吃的,他才不得不起床。

  然后就睡不着了。

  “是因为那个修女吧?为什么她一直住在你家?”美琴是真的生气了,这次她非要刨根问到底。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上条被惹火了,约会变成了战场,从刚才开始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导火索已经烧到了临界点。

  “不都是因为你吗!”美琴已经是以一种不耐烦的语气吼了,雪糕被她大力一扔撞到垃圾桶,碎成了惨不忍睹的样子,雪糕溅到她手臂上,徒留甜腻。

  没有意义的甜腻。

  两个人怒目相对,然后同一时间别过头。

  “哼。”

  这种情况持续已经很久了,第一次发生要追溯到第二次约会两人乘坐摩天轮的时候,对河边那栋建筑旁边的树木种类产生了分歧,的确是很幼稚的争吵,但毕竟是吵了起来,吵到最后也没个结果。

  “抱歉。”“啊没关系啦那棵树是什么都好和我们也没关系嘛。”

  总会有人先道歉,然后另一个人不在意地原谅,但情况愈演愈烈,这次谁都没打算先道歉。

  为什么要我道歉呢,明明是他/她的错。

  两个人都是这样想的。而且这次问题很严重,两个人别过头去后就朝着相反的路回宿舍,接下来就真的没再见过对方。

  你对我不闻不问,我对你不理不睬。

 

  美琴想着想着觉得这个问题由来已久,那个修女和上条的关系是其中最不清楚的部分。和上条相处的时候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始终郁结在心里,剪不断又乱糟糟的。

  又回到原点了,乱糟糟的。她曲着腰把自己弯成个团用被子裹起来。

  她不能让黑子看见她这个样子,不管是对她自己还是上条……美琴不敢去想象黑子生气地去找上条会发生什么事。

  说起来她和上条甚至没亲吻过,两个人都有点害羞。太失败了啊,御坂美琴你。美琴的脸现在正压着枕头。像溺水的鱼,但是没有水从她的眼眶溢出来,她的眼睛干干的,仿佛在那之前已经流光了所有的眼泪,再也流不出来了。

  刚才怒火眼中烧,烧干啦。她庆幸自己现在还能对自己说笑。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呢……估计也在生气吧。美琴静了下来,现在房间里没有人,就她一个人趴在床上,现在她翻了个身,脸朝天花板。

  想想刚才也没有什么好生气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的语气太过分了。她想着的理由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但是她不想去道歉,那样就像自己先缴械投降了一样,明明错也有他的一份,为什么自己要道歉先?

  事实证明,能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必有其相似性,我们的上条先生现在正趴在自家桌子上,风吹过响起一阵丁玲声。

  啊……上条略为艰难地仰起头,看到了一个蓝色的风铃,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呱太头像。

  那是刚交往的时候美琴递给他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礼物盒,说是送给他的纪念交往礼物。

  风铃依旧响着,叮-铃-叮-铃。上条终于听到不耐烦,起身把风铃拿了下来,真正用手摸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风铃是对方亲手做的,上面还有淡淡的颜料味,画着一个有点粗糙的呱太头像。

  可是他不想去道歉,吵了那么久,他觉得累了,不想每一次都是他先道歉。

  为什么都是我先道歉?

  他从抽屉里找出那个礼物盒,又放了回去。

  既然不适合的话,那就分开一阵子吧。他想。

 

  The Eighth

  

  阴历七夕那天两个人也没见对方,连条短信都没有。期间两人好友都曾经问过两人为什么会吵架,还是那么芝麻蒜皮的小事。两人不约而同答道。

  “我不知道啊。”

  爱情啊,连人的情商都变成负数了。

 

  8月15日,夏祭。佐天抓着美琴给她扎头发,初春则递了个樱花发饰给她。

  “好了,走吧,趁这个时间人还不太多。”佐天对美琴笑了笑,拉起她的手。

  “是啊御坂桑,等下人太多的话就没办法好好玩了哦。”初春眨了眨眼,视线对准泪子,美琴总有种自己被瞒在鼓里的感觉。

  错觉?也许是的吧。

 

  美琴穿着的和服是浅粉色的,打在暖黄的灯光下铺陈的红色花朵变得鲜活。穿着木屐走在小道上发饰也随之摇晃。

  “咦,初春呢?”

  “初春她去找黑子了,等下和我们汇合,御坂桑,你渴吗?我去买些饮料,你就在这等我吧。”泪子没等美琴回答就迈着小步走了,看起来走得还挺急。

  “……”所以说来个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啊。

  

  另一边——

  “别扯我头发啊疼疼疼……”上条的声音配上漆黑的背景简直可以说是狼叫,而这正是因为黑子现在正扯着上条的头发。

  “你和姐姐大人到底什么会吵起来啊,男生就应该让让女生啊。”黑子不耐烦地说,要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对这个家伙没用,他(她)们俩就不会在大街上吵起来了。

  上条摸摸被扯疼的脑袋,他想了想还是沉默比较好,总觉得把真实想法说出来会遭到一顿毒打。我还是闭嘴吧。他心里做了个给嘴拉上链子的动作。

  “不管怎么样,你现在就给我去好好跟姐姐大人说清楚!”黑子推了上条一把,现在他(她)们已经站在刚才泪子和美琴来过的地方,美琴或许就在前面。

  “哎哎哎?”

  “别婆婆妈妈磨磨蹭蹭地种蘑菇,是个汉子就去给我说清楚!”黑子转了个身,“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

  然后她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恶狠狠地指着上条的脖子做了个砍杀的手势:“你要是敢让姐姐大人哭的话……哼。”

  上条表示欲哭无泪。他拿出手机,上面挂着一个戴着蝴蝶结的粉色呱太,那是他(她)们第一次约会看完电影的赠品。

  还是去说清楚吧。

 

  The Ninth

 

「谁都说“恋”迟早会消失的 但我觉得有两种消失的方式---

一种是心灵变得枯萎 而另一种则是:“恋”变成了“爱”这种形态。

那么你到底是哪一种呢?」

 

  上条几乎把整个夏祭会场都跑遍了还是没找到美琴。

  “快到烟花表演的时间了,听说今年的烟花很漂亮啊。”

  “那我们赶紧去找一个好地方看烟花吧。”

  耳朵不自觉收集到路人的三言两语,他简单总结了一下。

烟火节目快要开始了,大家一定都在找好的观景地点吧。看烟花……啊!他突然想到一个地方,那个能俯瞰整个学园都市风景的地方,那个心开始躁动的地方……她一定在那!

  行动比思维更快,脑子回过神来他已经在飞奔中撞到了不少路人,但是他无暇顾及这些,他的脑海中不断回放着那个地方的点点滴滴,心中的感情终于明晰。

  想传达给你,我的这份心情——

 

  “misaka!”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就背对着他站在围栏后,穿着比他(她)们曾经看过的那部电影更漂亮的和服,衣角在风中被吹起。然后美琴转过身来,烟火突然在天幕绽放。斑斓的光映着面颊。

  美琴思考了下,她决定在上条开口之前先开口:“抱歉,上次对你发那么大的火。”

  上条摇摇头走近美琴,眼神坚定。

  “我——”上条抓住了美琴的手腕,“御坂美琴,我喜欢你!”

  他把那个名字说得字正腔圆,一本正经。

  “所以,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上条这句话略微犹豫了下,他不确定对方会不会给他想要的答案。

  她笑得灿烂回握了上条的另一只手凑近他的嘴唇,上条顿了一秒而后凑了上去。

  已经不需要什么答案了,这个吻便是最好的回答。

  所有的话语,以吻封缄。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要换夹子呢?”

  “因为想和妹妹区分开来啊。”

  “哎我还以为是特地买的呢,我自作多情了啊。”

  “骗你的。”

  美琴朝上条吐了吐舌头,上条脸上的表情,温柔而宠溺。

 

「能和你相遇,我衷心感到幸福。」

 

END


评论(3)
热度(104)

© Reve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