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se

休眠期

死循环

  昨晚失眠的时候摸了鱼头,然后现在把鱼摸完了发上来√。

  尊礼Only



           死循环

  当上王几年后,宗像礼司已经不大记得自己的初衷了。嘛,只要坚守大义就够了。他的笑染了点冷的气息,静谧里他的手指略过那块空缺,少有地泄露出一丝寂寞。

  当年的宗像礼司,年少气盛,怀抱着掌握世界的远大理想。他有那份自信的基础值得自己去骄傲。正是青春年华,雄心壮志的热情点燃了他心中那一把火。他是个执着的人,所以选择他为王就显得有些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这个词,在宗像礼司一生中使用次数甚少,只是面对着那个红发男人,这个词就强烈地占据他的思维。命中注定宗像礼司成为王,也注定遇到周防——他一生的敌手。一个无从掌控的野蛮人。

  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对方,只是一遇见就不自觉耍起嘴皮子,然后剑拔弩张,最后又在插科打诨之中结束这场闹剧。一开始的时候双方还非常友好,不过自从周防的剑砰一声裂了一块出来之后,无形中两个人就烦了起来。

  一个唠唠叨叨不外乎那点中心思想,一个因为控制力量而越来越懒,结果到最后两个人打嘴架就变成了一个在说一个在打瞌睡。周防何尝不知道宗像想说什么,但是王都是被捆绑着前行的,他自己又没办法砍断那条锁链。

  他不可以扔下他的氏族对他的期望,即使是以死亡为代价也不会改变初衷。他知道宗像也是如此,所以他明白宗像只是在拖,到了最后一刻再怎么无可挽回他也还是会乖乖地服从。这是早已设置好结局的剧本,只等着执行。

  算了吧。说什么也没用。

  周防看着宗像熟睡的脸,终端被他调到关机了,虽然已经不早了,但他还是想对方多睡会。

  明知道是无用功,也别把自己身体也搞垮嘛……

  

  宗像做了一个怪异的梦。梦里是十年前伽俱都惨剧的真实回放。羽张迅放不下不舍,来不及阻止悲剧的发生,也随之暴走,而后被善条一剑捅穿心脏。漫天的红光与蓝光糅合为一体,那样的光线绝对称不上漂亮——应该说是恐怖。恐怖的紫色光在空气中迅速弥漫开来,又迅速散开,留下一个巨大的坑洞——之后这个坑就被命名为伽俱都陨坑。

  那些紫色的光幻化为另一个场景——他和周防第一次相遇的街上。

  真正面对面一次比任何资料都要来得直接确切。

  两人倒是没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相视一眼。他确信他在那人眼中见到了野兽放荡不羁的气息,压抑的不快。他平静地迎上他的目光。周防拍拍他的肩膀。

  “拜托你了。”

  令人不快的请求。

  还有一句。

  “……”宗像看着周防的嘴型,不知道周防要说什么,周防笑笑,他向他挥挥手道了个别。

  席卷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黑暗,然后他就醒了。

  他没戴眼镜,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周防还在眼前。

  一个活着的还留有温度的周防。

  

  终局也来得那么猝不及防,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下定了决心。僵着脸插了那个男人一刀,耳边突然回响起曾经在梦里那个男人说过的话。

  “王与王,不过是死的循环。”

  那是他没来得及听清的话,也是最真实的话语。

  

  王与王,不过是死的循环。

  两年后宗像掉剑自杀,再次印证了周防的话的正确性。


end


评论
热度(1)

© Reve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