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se

休眠期

白玉兰

  宗像家的窗台前有棵白玉兰。

  周防尊在某个早春的夜里见到宗像穿着和服坐在窗台前侧颈看着窗台外垂下的枝条上洁白的花朵,美得就像一幅画。室内没开灯,就着银光宗像的眼眸闪着紫色特有的高雅,又夹杂着沉静。落入窗台的花瓣被他拾起,凑到鼻子旁,汲取着芬芳。

  “宗像,这是什么花?”周防站在窗台前,身体微微向前屈,打开半扇窗户将那枝头上的其中一朵摘了下来,他闻了闻。

  “白玉兰。前几年买了这房子的时候随便种的,长着长着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宗像乐于享受现在这一刻的闲暇,他又抿了口茶。

  周防看了宗像两眼,又把窗关上,他把那朵刚摘下的花别在了他的耳边,换来对方一个愠怒的眼神。宗像取下花,他问:“你干嘛,恶心死了。”

  “挺合适你的。”周防惋惜着收回了手,顺带摸了一把对方的头发。嗯挺柔顺的,他想。

  “唉,”宗像叹了口气,“请问阁下深更半夜闯入我家做什么?”

  对方没回答。宗像有点搞不懂了,眼前的景色正好,早春虽然还有点寒冷,但不畏寒的花朵已经争先开放,宗像家的窗台外一片春意盎然。他见对方不答也就懒得搭理对方,静静地看着风景,之前为了处理一宗异能者杀人案花费了他不少心机,难得有个休假放松的时间,他不想白白浪费。

  就这么静了一会,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直到那个男人慵懒的声音再度响起,他才从浅眠状态中醒过来。

  “宗像,别睡。”周防蹙了下眉,窗外的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下,天还有些冷。

  宗像着才想起自己身上只穿了件并不保暖的和服,手里的茶已经凉了,触碰不到温暖的热度。周防有些焦躁,他翻了翻口袋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宗像拉开窗台底下的柜子,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周防。

  “……”周防迟疑了一下接过了盒子。

  “Blue Spark”宗像好像一直只抽这牌子的烟。他没打算打开那盒子,更没打算抽烟,刚才还在他手边的那朵白玉兰不见了。

  宗像有点疑惑,他放下茶杯走到周防身边,借着窗子的光线他看见那朵玉兰花散在了地上,因为缺少水分而显得有点泛黄。他捡了起来,将托着花瓣的手递到了周防面前。他还没意识到这是个陷阱。

  迅速抓住伸到他眼前的那只白皙的手,不顾洒了他一身的花瓣,另一只手环住了对方的腰。周防把头埋到宗像的颈边,嗅了嗅留下了个吻痕。他闷闷地说:”别着凉。“

  “有阁下您这个人肉暖气炉在,怎么可能会着凉呢?”宗像笑了,轻吐出温热的气息。

  宗像换了姿势在周防身边坐下,枕着对方的肩膀任由对方揽着自己。意识逐渐模糊,只有温暖一如从前。

   “周防……”

  “嗯?”

   “晚安。”

  “晚安。”周防压低了音量,怀中之人闭着眼睛睡得正熟,嘴角的笑意还未褪去,似乎是作了个好梦。

  

  还是宗像好闻点。周防摩挲着宗像的头发想道。


 窗台外的风停了下来,一切又归于平静,只有白玉兰依旧安静地绽放着。


Fin


 白玉兰的花语:表露爱意、高洁、芬芳、纯洁、纯洁的爱,真挚。 


TEARS明天下手写

评论

© Reve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