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se

休眠期

2.9BS生日贺,无题

  宗像礼司再一次仰望天空,看到那把破破烂烂剑的时候他意识到那个人活不久了。已经不是第一次得到死亡的结论,从那个人获得王的力量开始,他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鲜少有人知道,他和周防尊曾经是同学,只是并不同班。说起来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在某一个平凡的日子里,他们相遇了——

  宗像礼司活了十X年也没见过比周防尊更奇葩的人(至少在遇到他的时候他是这么想的),你见过有人顶着一头明显没有经过梳理的乱发踩着自行车还叼着一盒水果牛奶的人吗,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货连路都不看直接撞电线杆了,水果牛奶洒了一地。

  顶着满头的黑线,抱着既然看到了就不能束手旁观的心理他伸出一只手去扶那个红发的人,结果那个人面无表情死鱼眼地说了一句:“早上好。”

  “哎?”大脑一时转不过弯来的礼司就楞在那里,看着对方乖乖地把爪子放在了他的手心里。然后他就被那个红发的人大力握住手扶着墙站了起来。

  那个人并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反而拉着他的手走到了不远处的自动贩卖机前,买了两盒水果牛奶,其中一盒被递到那只本被紧握着的手里。本来想说自己不喜欢水果牛奶,但是看到对方死盯着自己双眼发光的眼睛他又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宗像礼司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他本来现在不是应该回到家里在温暖的桔黄色灯光下做起作业吗,为什么现在会和一个陌生的疑似酷帅霸拽的红发男子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喝水果牛奶呢?这怎么想到不对吧。

  他觉得现在这种沉默实在是太压抑,于是他开口:“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正好和对方的声音重叠:“名字?”

  “宗像礼司。”

  “周防尊。”

  路过的表示他们的同步率爆表了。

  ……

又是一阵沉默。

“我说周防同学,请·问·您·把·我·拉·来·到·底·想·干·什·么。”宗像觉得自己得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他觉得下一秒心中的某一座火山就要喷发了,在那之前他必须浇上一大盆冷雨。

“喝水果牛奶。”对方不带任何感情起伏的声音响起,一脸木讷。

最后一个音节响起周防的头就被狠狠得摁在了旁边的灯柱上,在眼睛闭上之前周防看到的最后的影像是那个人冷着脸整理衣领的样子,周防觉得自己的新大门要打开了——虽然在此之前他觉得他得去一趟医院。

  这的确不是什么值得回忆的相遇,既不温情,也不特别,只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会产生那么一丁点影响,那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转折点——起码那时候他们还不是王。

  宗像到现在也没有办法理解那个人当时拉着他的手不放的用意,他可不相信一见钟情这么狗血的设定,而且他坚信着那个人的情商没有那么高。

  

  但自从那之后,他的生活的的确确发生了改变。几乎去到哪也能看到对方的脸,简直就像被什么诅咒了一样。

在第不知道多少次遇到他之后宗像无奈败下阵来。此时的周防尊正躺在天台的阴凉处歇息,枕着双手,蹙着眉,一点也不像睡上了一个好觉的样子。他坐了下来,打算逃课——尽管那不该是他会做的事。

只是想看完这本书而已,而且这节课是自习课。宗像礼司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不能理解自己要找借口留下来,虽然旁边那个正在睡觉的家伙一点也不知道。

正午的阳光并不刺眼,柔和的催人入睡,背景是一望无际的蔚蓝天空和纯白的云朵,被天空染成蓝色的格子地砖与水泥墙壁,墙角处光线正好——适合看书,宗像礼司就这么坐在墙角处,一页一页地翻着书,旁边的人无意识地靠着他的肩膀,眉间舒展了开来。

“你不睡吗?”没有睁开眼睛,维持着头枕在对方的肩膀上的周防问。

“不,我要把这本书看完。”眼睛仍盯着书,不知道为何却看不进任何字眼。

周防睁开眼睛,有点不舍得放开宗像的肩膀,看到宗像抱着书认真地看着,镜框闪着银色的光。

心里有什么不爽地嘁了一声,周防摘下了宗像的眼镜,强行将宗像的头摁在了他的肩膀上。这样的举动换来的是对方不满地揪着他的毛衣却因为头部无法运动而有些吃力。

“你干什么啊!”

连敬语也生气得不想说了吗?这么想着的周防突然觉得心情好得能开出朵花。

“睡觉。”周防简明地表达了自己的目的。

宗像被他这一句话憋得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没有了眼镜视界里是一片模糊的灰蓝,只有旁边的人与这片灰蓝格格不入——刺眼艳丽的红色。对方的头发有点毛躁,蹭得他额头有点痒,在这种被限制的情况下什么也做不了也只好合上书乖乖地就着对方温暖的肩膀闭上眼睛。

多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温暖与舒适了呢,宗像礼司自己想不起来了,记忆里的所有事件都被自己黑白化,只剩书本的白纸黑字。

这份温暖在他的心中埋下依赖的种子,直到被缠绕至深之时他才发现,一切都是早已决定好的,无论是他们的结局,还是他们。

周防尊并不会去在意过去,同样也不会去考虑未来,他只想看着当下。而当下宗像礼司正枕着他的肩膀熟睡着,少有的。自己的一只手正放在对方的头发上,触摸到对方头发的柔软,对方的体温稍低,对于周防自己来说却显得十分舒适。虽然周防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状况,不过先再睡一觉比较要紧。

枕着冰冷的墙,与对方一起,堕入梦境。

沉溺在梦境前最后的意识让周防拼出破碎的字句。

少有的、好梦啊。

在不久的将来,再次想起时,便是他真正懂得此时自己感受的时刻。

但恐怕,为时已晚。

在谁也不知道的时刻,两个少年正在天台上,入眠。

周防比宗像成为王要早,在还未踏入社会,尚未懂得这世界的法则前,他就承担起了这份超越自然规律的力量——这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起码对于周防来说不是。

周防在一起群架中得知自己的力量,而他烧毁了周围的一切。

这让他感到恐慌,这份力量,迟早会毁了他,毁了一切。而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周围的人越来越不敢接近他,一个个都是一副恐惧的样子,令人生厌。或许他该庆幸一下草薙和十束并没有因此而远离他,虽然十束这个预言过他会成为王的家伙他并不想算上去。他不在乎旁人对他看的法,只有特定的在他心里留有分量的人的感受才会对他有所影响。

那么……那个家伙呢?自己的声音从脑海深处的某个地方响起,环绕在耳际,他自然知道自己指的那家伙是谁,可是他无法确定那个人是否会因为此而远离自己。

但是那个家伙可不是那种软弱的家伙啊。

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个家伙指的是宗像礼司,而现在他正和宗像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喝着水果牛奶。

和相遇的那天一模一样的场景。

周防的手上燃起火焰,将水果牛奶的空盒子燃烧殆尽,对方静默着,火光映照在他紫色的瞳孔里,瞳孔没有一点恐惧的色彩。宗像礼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不会去害怕强大,他会迎上去,即使后果是失败也好。坚韧不拔,这才是他。

“你害怕吗?”语言对于他来说是无用的东西,但现在他却急需要听到对方的回答。

“我为什么要害怕?”对方倔强地看着他,目光交汇之时他的瞳孔被镀上一层柔和的金光。

周防尊才知道原来自己也能有温柔的时候。

不可思议,和宗像礼司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还有藏在心底尚未发现的安心与眷恋。

高中毕业后,周防尊没有继续读下去,而宗像礼司选择了出国留学,两人的交集就在这里断了线,再次见面已经是5年之后。

那是宗像礼司回到日本的第一天。

他在自动售货机前遇到了周防尊,那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换了发型,还是个不知道让他说什么好朝天冲也算不上非要特意留出两措头发这算什么的发型。

“真是好久不见啊,周防尊同学。”宗像扶了扶眼镜,对着正在自动售货机前买水果牛奶的周防尊说。

“哼,你就不能把你说敬语的习惯改改吗,听着不觉得别扭吗,宗像礼司同学。”周防尊回敬了他一句。

“很抱歉只有这一点不能改,说敬语是我的人生守则,周防。”

周防一脸沧桑地看着他,什么也没说,转头就打算走,他觉得今晚大概能做个好梦了。

宗像礼司觉得自己和周防尊肯定是被诅咒了,他不记得他的设定里有“百分百遇见周防尊”这一条,孽缘啊真是。

不过,挺有趣的不是吗?他勾起嘴角的弧度让人不寒而栗,满是棋逢对手的兴奋。

距离那场四王对峙的战争还有几年?几个月?在那场战争之后,这一切都将变成永远无法重演的回忆,一想起来就如撕心裂肺般痛苦。

说起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周防尊可不记得他和宗像礼司就只干过打架这种事情,更何况他们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打起来,即使不使用力量。对方是个沉闷得让他即使有打架的兴趣也会被浇熄念头的人啊,他也不想被打得鼻青脸肿回家,虽然他觉得对方的脸肯定也不必他好得了多少。

说到底你是心疼吧周防先生。

可能他还真有过这种想法,不过谁知道呢。

宗像礼司给他一种安全感,一见到他就莫名地很想看他恼怒的样子,然后就故意说些令人生气的话,其实他什么也不想说。他愿意去倾听宗像礼司的话,并将重点归纳到他的脑子里,这已经是无意识的事了,大概是因为这是习惯吧。

他们之间不是什么朋友的关系,说到底这也就是一个人类创造的词语,他和他之间的所有,已经不是能用词语概括的情况了。他爱他,双箭头的,但是对方都很清楚结局是什么样子的,一条路终究还是向着相反的方向走了下去。

“所以说你在犹豫吗?”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活不了多久的。

“我为什么要犹豫?”宗像反问他,他却看到他有些颤抖的手。

周防一把抓住他颤抖着的手将他按到墙边,强行吻了下去,堵住接下来哀伤的话题。

别说了,好好活着吧,别陷那么深。

这是他们想对对方说的唯一一句。

到最后也没来得及说啊,宗像礼司看着漫天飞扬的雪花,手上残留的血已经被清理干净。自己现在正躺在医院里,腰部传来隐隐的阵痛。

大概已经没有眷恋的东西了。他想着找了找眼镜,眼镜上的镜片已经不知道被谁替换成新的,一切完好的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可惜他自己的演技实在太差,连自己也骗不过自己。

那就接受吧,然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有谁在背后环抱着他,是某个人特有的温暖。

“我怎么会扔下你一个人去死呢。”头顶响起熟悉的声音。

“哼感谢我没多捅你一刀吧。”

这话当然是假的,他大概已经没有勇气再看着他失去呼吸了。

多好,现在我和你还能拌嘴,还能打架,还能在够长的时间里和你一起活着。

这话谁也不会说出来,但都已经心照不宣。

FIN

评论
热度(1)

© Reve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