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erse

休眠期

海岸(AZ/伊奈スレ伊奈)

  记忆到被那台橙色的机体抛进海里就中断了,醒来后却发现自己正躺在舒适的床上。我眨眨眼将手伸到眼前——蓝色的军装已经被换成了普通的T恤。

  救我的是谁?我这么想着突然有把熟悉又令人讨厌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猛地坐起身。

  一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棕黑发男生站在墙边,向我投来审视的目光。

  “终于醒了,蝙蝠。”从声线到表情都堪称平静,捉摸不透的人。

  听到那个莫名其妙的外号我不禁反驳:“谁是蝙蝠啊,橙色的家伙!”

  仔细想想我就像只炸毛的猫,被点燃了导火索就张牙舞爪。

  但那种淡定的样子真让人不爽。

  他似乎没有把外号的话题接下去的意思,率先报上了姓名:“我的名字是界冢伊奈帆,特洛耶特桑。”

  既然知道我的姓名,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出来!这是我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随即另一个想法全面攻占了我的大脑。

  “你想利用艾瑟依拉姆公主吗!”我说完这话的时候右手已经攥住了他的衣领,左手却被限制在他的手掌中。从他的手里传来的是不属于自己的热度,和冷静的表情完全相反的温暖。

  我的轮廓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或许是错觉,他的目光突然闪烁了一下,然而出口的话却比之前还要绝决。

  “利用的话又如何,”被限制的手臂传递来被另一只手狠狠紧握的疼痛感,他仰起头,终于不是那个毫无波澜的表情,“我有不利用的选项吗?”

  他的眼神里藏着燃烧的火焰,而那一点星火仿佛能在刹那燎原。我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沉默间松开了他的衣领,甩开他的手退了两步。距离过近导致的紧张与头脑空白终于有所缓解。

 

  被突兀结束的对话毫无预兆地淹没在沉默中,而沉默又被突然响起的第三者的声音剪短。

  “斯雷因,你醒了。”艾瑟伊拉姆公主站在房间门口,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我“嗯”了一声算是回应,界冢一言不发地走出了房间,大概是我过于专注地盯着那人的背影,以至于公主走到我身边我都没发现。她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从刚才的回忆里挣扎回复了意识。

  “公主殿下,您没事吧。”虽然外表看起来毫发无损,但安全起见还是需要确认。

  公主轻声笑了:“没事哦,地球人们都是好人呢。”

  她走过我身边与我背对,走到窗边,窗外是那片经历了战争后变得残缺不堪的海岸。

  她的肩膀小幅度颤抖了,颤抖后她转过身,一幅下定决心的模样说:“斯雷因,我想结束这场战争。”

  “我想帮助地球人们。”

  公主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我想道,这就表示她会与整个火星为敌。而我早已被视为叛徒,如果地球是个能让公主容身的处所,我也愿意追随公主。我走到她面前,单膝下跪,握住她的手。

  “公主殿下,不论您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斯雷因·特洛耶特会一直追随公主您。”

 

  自从昨晚那一仗后火星人就暂停了进攻,推测是昨晚战舰的出现让他们慌了阵脚,决定暂时静观其变吧。我的事情公主已经告诉了舰上的人们,也因为这样他们并没有对我露出什么厌恶的情绪。今天是个大晴天,又是难得的战争中的安宁,公主建议我出去走走,了解一下周围的情况。

  这大概就是适应新的生活吧。

  适应没有问题——只是我仍然无法忘怀界冢的话语,还有那副表情。在火星呆久了,如此鲜活到要灼伤人的眼神还是第一次见到。但那冷硬的语言也决定了日后我和他的相处并不会风平浪静。

  而现在的风平浪静让我真的有点适应不良。面前的海滩说不上多么令人惬意。荒芜,杂草丛生,乱石堆砌,周围都有被烧灼的痕迹,只有海一如既往的蓝。界冢就站在乱石之山,拿着一台平板不知道在看什么。表情比刚才柔软了许多。

  “大海是蓝色的不是因为光的折射哦,”他指着平板上的资料说,“是因为瑞利散射。”

  “……”话题太过跳跃导致脑袋一秒死机,终于重新启动好第一弹窗只有一句话,“这点小事你也要计较对错吗?”

  “要啊。”

  只有一瞬,他的嘴角偏离了原来的位置上扬了几分,残留着机油味的海风吹拂着拂来阳光的温暖,沉粽色的发丝染上了海波粼粼的淡金色光芒。我的心似乎跳动得快了些许,不符合常规地被感染了。

  这个人也是会笑的啊。我能察觉到我的表情也变得柔软了,不愿意承认般归咎于风熏染得过于温柔。

  “我不会伤害她的,”海潮平静了下来,“现在这种情况下,公主能被利用会对她更有利。”

  我发自内心地笑着向他伸出手。

  “我的名字是斯雷因·特洛耶特,今后请多多指教,界冢伊奈帆先生。”

  END

  

好久没动过笔了导致完全不会写东西了,这篇憋得好辛苦

:)伊奈帆和斯雷因完全搞不清攻受呢我

  

  

  


评论
热度(10)

© Reverse | Powered by LOFTER